春天的語言

——向陽油菜花遊蹤

姚雅麗

  春天是一串秘而不宣的隱語,它總是怕你認出它的真面目。它旁敲側擊,流連觀望;它欲說還休,顧盼遲疑。踏青回來的同事說:刺桐路的桃花剛雲蒸霞蔚,森林公園裏,粉面含春的桃花卻已落英繽紛。這桃花,無端地攪起你的春夢,卻又匆匆撒手離去。唉,總不能就此與春汛失之交臂呀!錯過了桃花,還有櫻花呀!於是約了友人,結伴賞櫻去。可友人說櫻花嫌春尚早,尚不解花語。無奈,就去看看油菜花吧,聽說此時開得正濃。
  斜風細雨,春意迷蒙。車行鄉間,峰回路轉。盤曲的山路把喧囂一點一滴拋棄。我們輕輕地打開一條通道,駛向通往春天的秘境。沿途也把春喚醒,或者是春把我們喚醒。潮溼的山嵐之氣貼著車窗與你耳鬢廝磨,枝頭上的新芽是嬌滴滴的酒紅,也有輕煙般的淺紫。時不時有春雨莽撞地沖出來,在車窗上敲起了小鼓,心也無端變得輕柔起來。
  山谷間的油菜花,在這淫雨霏霏的春日,是否也閉攏了微醺的笑靨?我心裏犯著嘀咕,可還是朝著花開的方向前行,心裏並不太計較花開得如何,只要來看它,就可安頓自己對春天的一種念想。不曾想,就在我們越來越靠近這片油菜花時,突然的,天空擠出一絲笑,像掛在聖母唇齒間的恬靜。油菜花漾起了金色的波浪,用熱情奔放的姿態迎接春天的造訪者。
  這竟是春寒料峭中的油菜花!它們挨挨擠擠、推推搡搡,在風中喜笑顏開,恰似春波蕩漾,又如蛺蝶翻飛。它們前呼後擁,或交頸親暱,或頷首呢喃,皆是一派爛漫無邪。它們縴細的腰肢因風搖曳,燦爛的笑容流光溢彩。視線裏盡是浮光躍金,盡是按捺不住的激情在洋洋灑灑地鋪陳。
  陽光輕柔,如同洗白的茜紗,罩著一簾幽夢。薄薄的香氣氤氳著,有「煙籠寒水月籠紗」的曼妙。墜入花海中,是浪漫的放縱,是夢幻的飛揚。薄如翼的花瓣兒,細如粉的花蕊兒,紛紛揚揚、光焰璀璨。仿佛是一場專場的演出,極盡奢華地揮灑著令人怦然心動的美,也滲著黯然銷魂的惆悵。
  只那麼一帶狹長的花潮,卻像深海中無聲的潛流暗湧。心海裏的花也隨之安然綻放。花蕊那麼安靜,並沒有因為遊客的蜂擁而至而輕狂炫耀。它們輕盈得像明媚的少女,在春天裏酒渦飛旋,繽紛成一首復遝的詩,一簇嫵媚的笑。
  花似輕紗,風如霓裳,人如彩蝶,花間彩蝶花間客。這一片花海,是蝴蝶夢中的舞臺?還是蝴蝶從花的夢中飛出來?青莖綠葉,嫩枝細蕊。風來不忍吹,怕落英滿地,傷了春。春躍上枝頭,滿山滿樹蜜蜂扇動著翅膀,在金色的殿堂上輕歌曼舞。
  思緒恍恍惚惚,細雨倏忽飄灑。是紛紜的傳說揮之不去,還是絮絮叨叨的問候如影相隨?
  狹長的山坳如船舶般,靜靜地停泊了多少光陰?松風為鄰,飛鳥為伴,流雲為友。已習慣了去留兩心知,來去不相約,淡淡的語言灑落風中,緩緩的腳步如影相依。不問世事變遷,不問人間是非。管它翻雲覆雨,管它愛恨情仇。永遠地置身事外,永遠的海闊天空。歲月無憂,風塵不染!時光永不陳舊,記憶彌久益新。不曾風華絕代,只有永不褪色的蔥蘢。問飛花,幾時謝?你不問也罷,就算如友人所言,這油菜花,是可以蔓延一整個春天的,可又能抵擋光陰的老去?又能等到那一串踏夢而來的腳步嗎?花還未老,人已憔悴。在守望與錯過中,有多少人願意寂然守候?又有多少人等到了夢中人來?你不管不顧,我風雨無阻。雖然奔著同一個方向而來,可是,我笑時,你看不見;你哭時,我笑著跑開了,彼此沒有交集。今天,在滿山芳菲裏,我終於等到一顆心。油菜花的心,就是那個在滄海桑田中無怨無悔地等你的人。不管你有沒有預約,不管你身在天涯海角,你來了,她仰面含笑;你不來,她也不曾怨艾。開花結籽,安之若素。也只有如許自在玲瓏心,方配得上如許自在山水。空穀鳴泉,舒緩輕柔如喁喁私語;溪澗飛花,冰清玉潔自銷魂蝕骨。這一刻,心如微雨黃花,靜待一場美麗的相遇。
  最美的相遇是無言的邂逅。就如今日的油菜花,你如約而至,它笑臉相迎;你貿然而來,它也不會推開你。只有這油菜花,毫不設防,圓你一個春天的夢想。它拼盡了一切,喘息著、吐納著、掙紮著、呼喚著。卻又克制著、靜止著,看似漫不經心,實則煞費苦心。
  久居山中的友人如山一樣的憨厚淳樸。談吐間,一味地只想把我們安頓好,似乎這一片油菜花與他毫無相關。他說,這山中的油菜花看似嬌柔,實則耐性十足,充滿韌勁。它不怕山風鼓蕩,不懼山雨沖擊。即使一夜的風欺雨襲,天亮了依然精神抖擻,明麗鮮艷。
  沒有向陽光索求,沒有向大地匍匐,也不怕風欺雨襲,不嬌貴、不矜持,開時燦如夢,委地也成詩。這山野之花,攜帶著山的氣息。它從一開始就帶著一顆燃燒的心,從冬的蕭瑟中奔騰而來,以不可遏止的力量喚醒了春天。它坦蕩而熱烈,純淨而明艷。不拖泥帶水,不虛情假意。只一味地把最美好呈現。嬌生慣養的盆花也許會哂笑它沒有精雕細琢的華美,沒有芳香撲鼻的濃鬱。可只有它,嘹亮地唱響了春天的贊歌!
  金尊玉貴的乾隆皇帝遍賞名花,卻對油菜花贊不絕口:「黃萼裳裳綠葉稠,千村欣蔔搾新油。愛他生計資民用,不是閑花野草流。」尋常阡陌尋常花,卻贏得君王金言玉語誇。我想,乾隆皇帝是最解花語的。「康乾盛世」並非天時地利,「利於蒼生萬民」乃是帝王治國之本。你看油菜花,到了春殘花謝,依然惠及蒼生。細小的菜籽滿含滋養生命的甘霖,褪去籽實的秸杆點亮最美的人間煙火。只消受些許天地恩惠,卻捧出整個春天,奉獻了整個生命。
  是的,油菜花是最瞭解天地大義的。春風不相識,能解人間意。讀懂油菜花,你就讀懂春天,讀懂大自然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