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盡風雨考驗的香港愛國者

黃信怡

    我此趟去北京是乘搭國泰航空班機,所以從北京回馬尼拉途中,於香港停留了二天。在我從北京前往香港的前夕,知道我在十月二號晚沒有安排活動節目的楝兄在微信上邀請我出席「六七動力研究社」的聚會,我欣然答應。
    凡是閱讀過拙文《大話「五‧二二示威抗議」》的讀者,就會知道「六七動力研究社」的成員,絕大多數都是因為在英國殖民主義統治下的香港,響應北京號召,進行和平示威或散發傳單而入過獄的愛國份子。他們成立「六七動力研究社」的終極目標是「還六七歷史一個真相,給數十年被污衊的參與者一個公道。」
    十月一日中午,我從北京回到香港,到機場接我的棟兄告訴我,「六七動力社」在翌日晚上於北角國都舉行的聚會是慶祝國慶聚餐。這樣一來,「六七動力研究社」慶祝國慶聚餐是從九月二十九日開始的第三次受邀出席慶祝國慶宴會。我以北京市海外聯誼會理事的名義在九月二十九日晚出席全國政協辦公室、中共中央統戰部、國務院僑辦、國務院港澳辦和國台辦在人民大會堂聯合舉行的慶祝六十六週年國慶。三十日晚,我又再度出席了國務院在人民大會堂主持的慶祝國慶國宴。二進人民大會堂參加慶祝祖國六十六年國慶,這是我的榮幸。「六七動力研究社」舉行慶祝國慶聚餐,可以說是當年的戰友為我上了一堂課。
    當年這群愛國同胞響應北京號召,參與「反英抗暴」而被捕入獄。這些同胞在英國殖民統治下受到歧視。香港回歸後,祖國未曾撫摸過他們的傷口,聊以慰藉他們。在英國殖民主義者遺老遺少的眼裡,這些愛國者是北京遺棄的孩子。然而被祖國忘卻的這一群,每逢光輝的十月,依然舉行慶祝國慶聚餐會。這有如被母親遺棄的孩子在母親生日還是聚集在一起為她慶生。他們的談話,使我深深感到這一群為了祖國而坐港英黑牢的愛國者能夠諒解祖國的處境,為了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正確實踐,他們更不會說:「祖國啊,我愛你,但是你愛我嗎?」他們是經過四十多年風雨考驗的真真正正的香港愛國同胞,北京應該正視他們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