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五店瞥

林世銓

    早就聽說五店市文化傳統街區,說是位於晉江市老青陽核心區,唐開元年間,青陽有五店市之稱。芳本學兄、飛躍先生多次對我提到過,力舉好玩有意思。故而一直以來心癢癢的。很多都去過了,甚至多次,而我一次也沒有,於是乎心裏有點兒羡慕嫉妒想。
    今年的7月17日上午,隨市人大代表到晉江調研,終於兌現心裏的這個想。畢竟是視察,使工作,所在地接待單位安排的視察點真不少,諸如磁灶大埔村美麗鄉村建設專案,恒安智能化生產基地,市便民服務中心,五店市傳統街區等。畢竟是“隨”,跟著大部隊,人家走哪我跟著走哪。因此,多數點不關我的事,至少不是我希望看的,而人家有著直接的任務:他們在尋找說話的東西,我則是隨便看看,至多增長見識而已,所以所到之處可以隨心所欲,再走馬觀花亦無啥可惜。
    愛人曾說我是個只一個認得幾個字的人,現在想來十分精准。因這認得幾個字,我出門對事看物就隨便些,走我所走,看我所看,即便如今天身不由己,至少眼睛和心何以自由。
    這次也不例外,我一心想的五店市。
    臨近中午,我們來到了五店市。因久仰其盛名,我依然走得隨意,這個隨意是指利用有限的時間多走多看,不跟隊,但看得相對仔細,特別是在美食街(一條街)還就近坐下,對著人來人往,對著每個美食窗口,對著坐吃站品的大人小孩,眼看,心想,著實感悟一番,也拍下幾張以為可作紀念和迴響的照。
    一個環節不可自已,那就是聽介紹。據導遊介紹,截止現在,街區完成地下停車場工程,45棟更新建築有13棟已竣工,恢復了雁塔地靈和樟井聖泉兩大“古青陽八景”節點景觀,全線貫通街區狀元街主幹道,將街區的參觀線路擴展到街區西北區域的布政衙、蘇英玉宅、蔡德練宅、更布口、雁塔地靈等建築,並聘請國內知名的lkk公司定制了街區導視系統,完善基礎配套設施。
隨後,我隨意走……
    入口處,算是街區的正面吧?我是個路盲,方位盲,可能看得辨得不准確。興許出於保護的意思,周邊只有幾幢高樓,也可能限高,十幾層不到二十層吧,牆上或路燈杆上有幾面廣告式的旗子——五店市。街面停車區是窄了些,也許不是停車區,亦非步行街,反正不寬;要稍稍拐個彎才是五店市街面。雖然左邊有簇建築,是紅磚大厝,或新建,或修舊如舊,但因了街面的三面公路和哪一兩幢高樓,舊式的味道相對談薄了些。
    入門來,其實不是門,是五店市面,迎面大厝頂上飄揚著三面均距的“五店市”旗牌,猶如舊時的店招,又如今日大酒店頂上的霓虹燈標識,算是顯眼。街牆的正面有尊立馬的石雕,一塊“五店市”的市標,下麵,一張石雕靠背石椅。這些物件給街區蒙上了些古色古香氣氛。
    再進去,五店市傳統街區導覽圖擋住了我的去路和視線,或在路邊誘導著你,就像當年我在學校時所做的中考、高考平面圖一樣,讓來人一目了然。這個創意簡單而實用,對將來建設和裝備完整了的美如迷宮的五店市來說更是一盞指路明燈。
    柳清新宅門內門外舊氣還濃,屋內,牆面,地面的石鋪,加重了這個社區域舊時的色彩。接著,天官地,蘇獻忠藝術館,烏大門,南音會館,朝北大厝,鄭煥彩宅……還有,古井,香蕉,成活不久的大玉蘭,古樸而清新。
    這時,我有個發現,所以儘量不張望,否則,再遠處有成片已建和在建的高樓大廈可能擾亂你的探古思緒,雖然有點局外,畢竟高。因為這個高,難免攪擾你的視線,攪擾你的心,讓再多的“兒時記憶”都無法挽住你思想的野馬:糖化,畫廊,燕脊,護遮,古道,可能難以留住你兒時的歡影,即便面前晃過一群服飾各異大人和孩子,“做”的味道不時浮現腦際。
    石塊生成的路啊,你應是趕會上街的印記,透過它會使我們記起一兩個傳說,一兩片氤氳的歷史。中華老字型大小,碩大的漢字是否可以重開舊店的光彩?銅塑的老人和孩子,是否正在演繹著舊時的一個記憶?不知,也無從知。其實,從老者的那一縷隨風飄飛的美髯足以窺見到當年街區上家庭的美滿與和睦。
    走進舊時的物件店,草帽,草鞋,蒲扇,因了天時,因了物件的變異,有人觀看沒人下手,即便下手買回的無非是個編織的物件,手袋,帽子,也說不清是為了今天的紀念,還是為了對歷史探尋的憑據?
    風雅頌,一個優雅的稱呼,一聽心底就來了翰林香!然而,其所陳列與經營已經不再是貨真假實的物事,一些內容參雜的書,一些可大嚼可小品的食物,依然人非物非。這個,我以為修舊如舊是個方面,處舊營舊也是一個方面。否則,舊瓶新酒,新人舊衣,再怎麼包裝總會露出破綻。
    蔡氏家廟氣派堂皇,門埕,條石台階,很是舊日的味道。就是不知將來的內裝與陳設,是否與之匹配?某些小店的胡亂陳列與經營是否映著他們的影子,預示著它將來的命運?
    三裏街靜穆,與鄰厝相對,相處和諧是和諧,就是匹配上有點淩亂,也不知是故意還是原來如此?
    美食街一探,方知小天地大天下,兩排店面一個回型,幾張桌椅一個趣味盎然:老蔡石花膏,六角井大腸豬血,阿闊拳頭母,鹹豆花,臘肉王,深滬特色小吃……這桌夫妻,那桌母女,這桌同學,那桌鄰裏。
    舊時今日,有個時間隧道的穿越,要是人們再換個舊時衣裝,更好。然而,有個問題纏繞:讓我們參觀肯定不成問題,十幾二十多人不會影響這裏的寧靜或熱鬧,人流依然,營生依然,車子可以在遠處停放,人可以在廊道上我避你你讓我,走走,看看,嘗嘗,可是週末呢,節日呢,來客多了,遊人眾了,一個回型廊道怎麼受得了如此人聲鼎沸? 
……
    想起介紹人的介紹,以為規劃是完美的,設置是得體的,但願整個規劃實現的時候,一切的問題都不是問題,那個時候,我們的古樸而美麗的五店市車來人往,川流不息,暢通無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