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得書畫會十年耕耘感言

蔡秀雲

  今天是我們自得書畫會慶祝成立十週年所舉辦的一次畫展,同時也是我個人從事教畫生涯的第五十年。
  回想五十年前;也就是1966年,我剛剛踏出台大的校門回到菲律濱的第二年,因緣際會,在聖公會中學任教,除了教國文、歷史、公民之外,還必須兼任「美術」一科。也因此,讓我與「教畫」結下了不解之緣。
  當時聖公會中學有課外美術社的組織,我因在台灣唸大學時學過國畫,因此被邀請開辦了「國畫班」。
  真沒想到,當時來學國畫的第一屆學生蔡富華,今天成了我們自得書畫會的會長,再續五十年前的」畫緣」,這種機率,在這多變的人生中,似乎不是很常見的!
  除了教學之外,由於學生的請求,我開始開班教授國畫。這麼多年過去了,學生們遍佈四方,這些先後期的學生,如果不是在同一個時間上課,便很難彼此認識。
  所以我常常想,如果能有一個組織,把他們聯繫起來,通過對國畫的共同愛好與興趣;而且是同一個師承,藉著畫會的平台,定期聚會,相互觀摩,相互切磋,激發大家繼續對國畫的熱誠,豈不是一件很好的事?
  因此,十年前,也就是2006年,在幾位熱心會友的號召與奔走下,組織了「自得國畫會」,最初只有國畫,後來由於愛好書法的人也不少,而且書畫是同源的,因此改名為「自得書畫會」。今天的書畫展裡面,有一位最小的參展者,他就是十歲的吳明欣小朋友,他從去年開始跟我學習書法,剛好遇到這次的展出,所以我讓他準備了幾張作品,參加了這次的展出。這也是我最希望看到的情形,就是中國文化;尤其是書畫,是中國文化的精粹,必須要從小紮根。我希望我們的僑社,有更多的家長,鼓勵小朋友,從小學習書畫,培養小朋友對中國藝術的認識與興趣,才是根本之道。
  自得書畫會自成立以來,已經歷經了三任會長。第一任會長是張寶湖、第二任會長是趙淑慧、第三任會長就是蔡富華。他們為了這個畫會的進步與發展,付出了很多的精力與努力。十年來,曾經與中國大陸、韓國與台灣的書畫家們交流書畫;曾經應邀到Bacolod、Dumaguete 等地舉辦畫展,在Manila也已舉辦過兩次聯展。雖然不敢說有多大的成就,但就鼓勵會友作畫、提升國畫的技能與境界,不能不說已盡了一個畫會應有的功能了。
  這次畫展,雖然因為各種原因,參加的畫友不是很多,但卻包含了各個年齡層,最小的,如我剛才提到的吳明欣,十歲,也有二十幾歲、三十幾歲、四十幾歲、五十幾歲、六十幾歲、七十幾歲,最大的八十歲,可以說是集合了老、中、青、少四代同堂的大家庭。這種現象,也不是常有的。
  我經常覺得,生為中國人,而且在菲律濱生活長大,不能只把中國文化傳播給自己僑社的中國人而已,有機會也應該傳授給菲律濱主流社會的人,以促進彼此的瞭解與認同。
  因此在十年前,我接受了楊應琳博物館的邀請,在該館開辦了國畫班。
  到那裡學畫的學生有來自世界各國的人,除了華人與菲律濱人之外,我還教過愛爾蘭、美國、俄國、法國、加拿大、印度、巴基斯坦、澳洲、墨西哥、韓國、日本等國的人,她們之中,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有的已經畫得很好,甚至想回到她們的國家開國畫展的。今天參展者中有四、五位是來自博物館的菲律濱學生。她們從對國畫一無所知,到能拿毛筆在宣紙上作畫,當我看到這些外國學生願意學習和接受中國畫,並且覺得國畫很神奇美妙時,我的內心也感到非常高興,覺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孟子曾經說過一句話:「得天下之英才而教之,一樂也」。今天,看到會場上琳瑯滿目的作品,都是大家多年來或最近努力的成果,展示在社會大眾面前,怎不令人高興!
  但是,我最大的期望還是希望這中國書畫藝術的種苗能夠在菲律濱繼續傳承下去,開出燦爛的花朵來!

2016年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