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畫是心靈的娛樂

洪仁玉

  記得十多年前,為圓兒時的一場夢,那真是天真得若似勾畫在幻想中的空中樓閣!那麼遙遠、虛幻。然而它呈現的繽紛多彩,讓我嚮往陶醉。多年來它不斷地迴響在我起伏的人生道路上,盤旋又盤旋,揮之不去。
  就在居孀的晚年,是命運的契機,宿命的指南,得以拜國畫老師蔡秀雲女士為師。兒時的那一場夢,不再飄飛了!圓了夢,心靈有了歸宿。夢為我墾開一方樂園,任我翱翔於花鳥叢林,山川飛瀑的畫境中,暢遊盡致。
  記得每次畫友們圍坐在畫室中,細聽老師的講解,或靜觀老師詳細的示範描繪,大家的心情,煞是其樂融融。每當此際,即常清晰聽到畫友王瓊華發自內心的興嘆,她道:「呀,畫畫真是一種享受!」的感言。
  對啊!畫畫之所以能為畫友們讚頌為心靈的享受,乃由於它扮演的,確是心靈樂園裡的一道娛樂項目。它能助我們排遣掉貯藏在我們心中的大千世界裡,一切的雜念。能為我們營造如身居世外桃源的寧靜心境。它傳遞給我們的感受信訊:是一串美妙又怡逸的心波。
  我常思索「寫作做文章」與「作畫」賦予心靈的效應有何分別?認定了兩者同是發自心靈深處的呼喚。
  寫作是情緒的舒解;以理性的渠道輸放,用瑰麗的文字,感性的文句作敘述,來表達情緒的喜、怒、衷、樂或愁苦、憤慨等不平的心結。
  而作畫是從喜悅的情緒中,去追求心靈的寬坦寂靜,營造無爭的「自我」,是走在陽光大道上的智慧者。
  是以「寫作」及「作畫」的投入,常形成一般樂此嗜趣的人,分隔不開的創作意向。

                   寫於二○一六年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