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花城有個約會

胡漢超

  我有個愛好,就是喜歡舞文弄墨。只要有點空閒,不在鍵盤上敲擊一下,心裡便覺得空落落的。北京奧運會舉辦那年,我還住在廣東省中山市火炬開發區香暉園,因為弟弟一家住在鄰近小區健康花城,所以時常去花城串門。我和當時《花城通訊》編輯毛立紅認識後,便往她的地盤和宇宏集團期刊《宇宏客》上投稿。那年下半年,《花城通訊》發佈徵文啟事,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投了一篇《相看兩不厭,只有在花城》。誰知,竟然獲得一等獎。肥水不流外人田嘛。細想起來,花城還是很包容的,按理說獲獎者得是花城業主才行,那時候我只能算是花城的「親戚」。
  記得在會所舉行的頒獎儀式上,時任花城總經理莫凡給我頒獎。我接過證書,對花城和莫總致謝之後,他面帶微笑地說期待我早日成為花城業主。我說花城的房價很高,我買不起,莫總能不能給打個折啊。引得他啞然失笑。此前,聽從弟弟的介紹,二嬸從廣州到健康花城看房下定後,就激勵我兒子好好讀書,將來賺大錢後到健康花城居住。莫總和二嬸的那番話,在我的耳畔不時響起,一直激勵著我早日搬進花城,我總不能將他們的期許轉嫁給兒子來實現吧。
  一年後,我從二號樓一位搬去坦洲的業主手中接過他一梯兩戶的三房鑰匙,雖然他家以黑胡桃為主打色的裝修風格顯得有些老舊,但絲毫阻止不了我對新家的喜愛。因為打開門後,眼前一片亮堂堂的,一陣自然風撲面而來,讓我馬上喜歡上了這個新家。這比我那香暉園一梯六戶的舊居強多了,這裡陰天不用白天開燈照明,主人房沒有恍如蒸籠般的西曬。
  更讓我驚喜的事情還在後面,花城是個文化社區,文化活動一波一波地接踵而至。每晚的廣場舞,每月會所的家風講座,自發的有組織的,花樣繁多精彩紛呈。一月的「花城春晚」、三月的「學雷鋒」、七月的「業主文化節」是每年的例牌。特別是後者活動項目覆蓋面廣,有才藝的業主可以上台吹拉彈唱,沒才藝有力氣的至少可參加拔河背媳婦跑比賽,喜歡打牌的可以參加搓麻斗地主比賽,愛競技運動的有羽球乒乓籃球賽等著你,喜歡攝影吟詩作畫的,也能找到自己的競技場。反正,總有一款賽事適合您。這風生水起的文化活動,硬是將花城會所大門兩側山牆上掛滿了將軍胸前勳表般的銘牌。從《中國作家》中山創作基地,到社區書屋,從小記者俱樂部,到婦女之家,從兩新組織黨員教育基地,到新成立的小區文聯,不一而足,文藝小清新之風撲面而來,每個年齡段的群體,都能在這裡找到活動空間。這些銘牌創造了很多個中山「第一」,它們並非浪得虛名,都是通過承辦有聲有色具體活動實打實領回的。慕名而來的國家、省、市的參觀團隊,也是「你方轉身我即至」。就連高大上的央視,也不時報導一下咱這個新家。
  記得2010年11月14日,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宣部部長劉雲山,在中宣部副部長蔡名照,省委常委、宣傳部長林雄,中央電視台台長焦利,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台長王庚年,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陳根楷,市委副書記、代市長薛曉峰,市委常委、宣傳部長丘樹宏,副市長唐穎等人陪同下,來到健康花城調研。在會所內各功能室察看並和業主代表問詢一番,他們一行人在會所門前合完影后,唐穎副市長看到劉雲山跟人在交談,忍不住也從口袋掏出隨身相機,請前面的「長槍短炮」給他讓出一點縫隙,好讓他能抓拍得到。想不到,市領導也追「星」,這場面還時常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想起來還真讓人忍俊不禁。
  2012年8月24日,中國詩歌萬里行走進咱健康花城。葉延濱、丘樹宏、石英、祁人、周佔林、張況、老墨、李容煥等全國知名詩人來到花城第五屆文化節現場。作為省作協會員,我受邀參加了活動。足不出戶,就能跟這些大家進行交流。真是喜從天降啊。在小引湧畔詩堤上徜徉合影后,我們來到會所。詩人老墨還是位書法家,他在書畫室看到有業主在練習書法,也禁不住露了一手,看到市內其他會員代表上前求字,我也討要了一幅墨寶。老墨皆欣然應允。
  說完了花城文化故事,還得提一下鄰里之誼。去年臘月,母親回老家過年後,不想回到中山,她想跟老家的鄉鄰多嘮嘮嗑,好好慰藉一下這些年的鄉愁。五一前後,老家天氣轉熱,她讓我將她的夏秋裝寄回老家。看到衣櫃裡她的夏秋裝還真不少,只有去雜貨店買大號一點的編織袋才能裝下。去到張家邊,找了幾家雜貨店,都沒有找到。帶拉鏈的網格編織袋倒有,我們擔心路上拉鏈如果被人拉開,衣物會弄丟一些,便沒買。想到花城有個業主互助群,我抱著碰碰運氣的心態,發帖問哪位業主有賣或者知道哪裡有賣敞口編織袋的。馬上就有8號樓網名為「珍惜」的業主私聊我,問我要多少條,要多大型號的。我說,袋子大概1米長,0.7米寬,一條就夠了。我是往老家寄衣物,不是做生意裝貨物的。她說只要一條就不收費了,讓我第二天下午六點到小區籃球場門口拿。
  第二天下午六點,我來到接頭地點。這位熱心鄰居遞給我兩條白色編織袋,尺寸稍微比我說的小點,所有她多給了一條,怕我的衣物裝不下,她想得真周到啊。我掏出一袋菠蘿蜜干,說這是我結束菲律賓的支教期,從那邊帶過來的,讓她帶回去給小孩嘗下。人家投之以桃,我得報之以李才行。前幾天,我打開樓下郵箱,發現中國人壽寫錯了收信人姓名,將幾封信誤投到我家信箱,我立馬在業主互助群裡發帖,讓真正收信人來領取。
  長恨春歸無覓處,不覺轉入此中來。花城這樣感人的故事說也說不完,日子有多長,這樣的故事就有多長。不經意間,感動和驚喜就會跟業主不期而遇。我可以毫不矯情的說,生活在花城,是一場美麗的修行。正如八年前我在「我與健康花城」徵文的結語中所言,「花城,中山東部一顆璀璨的明珠,花城人一世守望的溫馨家園。」如今,我已成為花城的一份子,我欣慰,我是健康花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