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遺囑說起

洪 範

  《生》:「生的終歸不過一場死亡,死的意義不過在於重生或永眠。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時間。」
  很多人認為好好一個活人,為什麼要留下遺囑?然而,今天不知明天事,人人只顧當前,誰人也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狀況?
  我的《遺囑》見報後,有幾位朋友打電話來問:為什麼「就算有50/50的生命機會,一概放棄求生」?我說:那是生不如死!一腳在人間,一腳在地獄,過的可能是人間地獄。
  很多人認為有「50/50的生命機會」,為何放棄求生?這50/50的生命,可能要耗盡你的50/50的金錢,而且不一定獲得那50/50的生命。醫生也沒有把握。既然沒有把握,為何不把50/50的金錢留下給子孫們,讓他們過些好日子。
  有人問:從生到死有多遠?有人答:呼吸之間。從迷到悟有多遠?一念之間。從愛到恨有多遠?無常之間。從心到心有多遠?天地之間。
  50/50的生命,可能是身軀癱瘓或者是植物人,這種「家變」是痛苦的演變,何苦把自己的痛苦讓子孫去承受?
  對待長輩們的生死關頭,有些子孫輩認為就算有「一線生機」也絕不放棄。這是為人子孫者的想法,不然,被人戴上「不孝」的帽子,水也洗不清!
  我卻認為這種行為是愚孝!就以患癌症的情況來說,癌症,絕症也,除非是早發現,可能還有機會,不然的話,在進行治療時,可是花錢買難受,而且不可能恢復身體的健康,只是在渡日子。
  有時看見那些在加護房的病人,身上插著四、五條管子,這些管子是救命的繩子嗎?可以把你從生命的深淵底拉上來嗎?如果可以,只需一條。
  《人生》一文說:人生的終點是死,是空無,在終點找不到意義。於是我只好說:意義在於過程。可是,當過程也是背叛我們的時候,我們又把眼光投向終點,安慰自己說,既然結局一樣,何必在乎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