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死的

林炳輝

  為什麼不說「酗酒」而只是說喝酒死的?
  先講講筆者的一位老朋友。他叫陳世哲,是泉州著名的老中醫。平常時他總是樂呵呵的,講古論今。突然有一天我在路上遇見他,變了一個人,疲沓、禿喪、還拄著枴杖。他與以往不同聲調的、悲傷地說道:「我的老伴前天過面(死)了!」
  僅過了幾天,噩耗傳來:陳世哲也去世了。
  老夫老妻相隨走了。筆者深知,陳世哲能活得有滋有味的,是老伴的支持,老伴的依靠,老伴給予的溫暖和慰藉。
  人活著總有一種精神力量。牽掛也是一種力量。
  筆者有一位好友,多年來孤身一人,後來遇上了一位「紅顏知己」。她像呵護小女兒似的百般疼愛她,怕冷怕熱。她一旦出門在外,每天打的電話不少於十次。「在哪裡呀?吃什麼呀?早早睡呀……」搭公車,總要問「到哪站呀?」後來有了私家車,他一有空就陪她走。她自己駕車,總提著心一直等著她回家才放下了心。
  不久前她狠心地甩下了他,查無音訊。早已不喝酒的他又喝了起來,且是一日三餐都喝,喝得酩酊大醉,喝得天昏地暗,最後——拜拜了。
  沒有了牽掛,沒有了依戀,人很容易糟蹋生命,盼盼生命早早結束。
  「你思故我在。」每一個人唯有在與他人的關係中,才能感到自己的存在,體現生命的價值。
  人在相愛時,往往更多的是通過想像美化生活。但有了一定年紀的人講究的是現實生活,那些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已成過去,重要的是讓對方分享飯桌上唯一的那塊魚肚子,願意把湯缽裡的雞腿先盛給你。年輕時戀人可以失去,年老時不能沒有老伴。
  「牽掛」也是一種享受,一種幸福。
  忽想起一則寓言,說一個人感到孤獨,求上帝幫助,上帝派給他一個妻子;不久他又感到煩,求上帝帶走他的妻子;過了些時,又覺得孤單,再求上帝……如此週而復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