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氾濫

逸 萍

  小姑娘體內雖流著一半的華人血統,可半句閩南話也不懂講,但和藹可親又有禮,常常打完一場羽毛球,她會說好幾次的對不起。偶爾大力的扣球,她都會很誠懇地道歉。望著她我常想,有教養的菲律賓母親調教出來的子女,就是不一樣。
  進入大學,小姑娘加入一個動物協會,為保護動物,她可是坐言立行吃起了全素。而且此素非彼素,連牛奶雞蛋都不碰,只要是來自動物的都遠離,甚至在得知羽毛球是由羽毛做成的後,就不再玩羽毛球了。這食素的掌上明珠可讓她母親牽腸掛肚的很,常聽這母親在探聽,哪兒可購買到素食。因吃素,不久再見時,小姑娘整個人瘦了一大圈,亭亭玉立。   
  這位母親說女兒昨晚三點把沉睡中的她搖醒,急切地告訴她那隻小小貓好像快要死了,該怎麼辦?她愁眉苦臉地說,也不知女兒是從哪兒撿來,那隻小小貓蠻嚇人的,跟老鼠一樣大。她起床一察看,就知小貓不行了,但三更半夜她也無能為力,且自身也很怕這小東西。只好安慰女兒說:「沒事,沒事,它睡著了,別打擾它。你也快去休息,明天還需上學。」隔天一瞄,小小貓早已一命嗚呼了。 
  她在搖頭嘆息的同時更講及另一次,也是半夜三更被女兒搖醒。這次女兒是嚇到全身發抖,需要母親的擁抱和安慰。原來群裡出現一條信息,言及有只流浪狗餓到快不行了,問附近誰能送點狗糧過去。那地方離小姑娘居所不遠,半夜還在溫習功課的她,帶上狗糧,邊開車邊慢慢尋找那隻待救的狗。一路東張西望,就在她正專心尋覓的當下,突然從橫街處快速衝出一輛車,就差那麼一點點就把小姑娘給撞上。這突發狀況,把這個成長在溫室裡,又溢滿愛心的小姑娘給嚇的全身發抖。在母親一番安慰後,並一起禱告,更感謝上帝的保佑愛護,令女兒平安歸家,才令女兒安心就寢。  
  隔天晨早這位母親才與女兒長談:「你有愛心去救護狗是好事,但你有沒有想到,半夜三更,你一個像中學生的單身女孩,自己開車出門有多危險,況且你還要尋找一隻流浪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