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報紙日期:  2024-06-11

不喜歡的日本事物

柯林
2024-06-11

  放下民族怨恨,連連寫了好幾篇遊日見聞,對日本稱讚不已。難道對日本沒有什麼不喜歡,或不以為然的事物?有,當然有,是個人感覺和感受,別人看法可能不同,絕對尊重。
  首先談談食物,筆者認為相對單調。朋友説,筆者未能領略已成一大菜系的日本食物的優點,言下之意沒吃到"好料"。筆者吃慣中國菜,甚至菲國菜,成見很深,認為中國大江南北、東西各地菜餚各有特色,講究火候、刀功、甚至擺設。滿漢全席有些菜餚竟是用來看的,中國菜歷史悠久,歷年有人深入研究,個人認為"天下第一"。
  黑毛和牛肉質柔嫩,入口無渣,但價錢稍貴,女兒説比起岷市算是便宜了,但豈能餐餐吃和牛?筆者不抗拒Sashimi和Sushi及其他生吃海鮮,但想起日本將核廢水傾入大海,不敢多吃。日本人喜生的食物,一日誤食一生雞蛋,幾乎嘔吐,不禁懷念"金包銀"炒飯。
  東京銀座、新宿等繁華地區,人行道極寬闊,當局何不安放一些長凳供人休憩,免得有人(男遊客)坐在欄杆上。商場也不像岷市和上海等地設有長凳,有些人(包括女士)走累了,不得不坐在樓階上,穿短裙者很不雅觀。當局加些凳子,並不佔多大地方,可讓"血拼者"有餘勇,增加營業額,也許經營者高估購物者體力。東京供人聊天和休息的咖啡館不多,也相對昂貴。
  某週末晚我們在一食肆吃晚餐,鄰桌十幾個大漢幾杯啤酒下肚,大聲吆喝,視無旁人,讓人見識了日本人的粗野。女侍者自己看不過眼,輕聲叫他們聲音小一點,他們自覺無趣,不久埋單走人。
  某日午後,小孫兒在公園奔跑,是晚發高燒,我們當然着急;向旅社求助,櫃台説不是急症,醫生要預約,手續麻煩。幸好他隔日就要回岷,只吃些便藥。
  最不稱心之事是拜中國製造商所賜,家人説我們要走很多路,為了不拖慢行程,特別買了一部輪椅,供筆者乘坐。輪椅設計很巧妙,很輕,可折合,方便攜帶。第一天筆者坐在輪椅上,兒女輪流推着走,上下樓梯自己走,好不寫意。豈料第二天就聽見鋁管折断聲音,輪椅就此報廢。中國製品竟如此"化學",真失望。筆者乘機表現"寶刀未老",日行萬步,傲視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