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報紙日期:  2018-02-01

理性與感性

洪範
2018-02-01

  寫詩,是我的最愛,三十多年過去了,興趣依然。現在寫詩,不是為寫詩而寫詩,寫詩的意念,有感而發,觸動情感,情感觸動靈感。如果刻意去寫詩,寫多了,會淪落為「匠」。
  寫詩,我有兩種選擇,理性與感性的表達。
  自從菲律賓「慰安婦」銅像,聳立在羅哈士大道,引起日本鬼子的恐懼與恐嚇。然而,公道與正義,自在人心!
  菲律賓「慰安婦」銅像引起了爭議,但是大家都是站在正義這一邊,共同維護菲律賓人民的尊嚴!
  筆者寫《不可熄滅的光明》——題菲律賓「慰安婦」銅像:血淚與骨肉/鑄造的銅像/不可屈辱的尊嚴/完美堅定//黑暗中/不可熄滅的光明/讓她們/活在史冊上。
  寫完後感覺意猶未盡,再寫了《不可屈辱的尊嚴》——題菲律賓「慰安婦」銅像:雙眼蒙緊的/不是恐懼而是憤怒/雙手抓緊的/不是驚懾而是力量//歷史!不可屈辱/你們的尊嚴/鑄成正義/傲然挺立於世。
  所謂「理性」:以邏輯推理方式來觀察事情。不易顯露情感,不善同情,也不在意人際關係是否和諧。相對於感性而言。
  而所謂「感性」:以同情的態度、和善的心腸來觀察事情。易表露感情,重視人際關係的和諧。相對於理性而言。
     《易經.繫辭上》:「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
     《今心念》:「形而上/破繭/形而下/輪迴//未知因果/過程迷人。」
  形而上:超乎形體之外者,即超經驗界或本體界的事物。
  形而下:有形或具體,即物理界或現象界事物。
  人,從「破繭」到「輪迴」是過程,未來因果,過程迷人,迷人是相關意思。
  北魏 .酈道元 《水經注‧河水一》曰:「佛遺足跡於此,其跡長短,在人心念。至今猶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