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報紙日期:  2018-02-01

松鼠可惡的一面

逸萍
2018-02-01

  從西雅圖回到北加州妹妹家後,快接近感恩節了,學校也放假了。和小妹一家人,我們再次長途自駕回南加州,回父母在洛杉磯的家。一般五六個小時就可抵達,以前覺得路途很長,但經歷了從西雅圖來回跑了幾天的路程後,這五六個小時在我們眼裡已成了雞毛蒜皮的小事了。但到了父母的家,還是會覺得有點暈。因一路走走停停,花去大半天的時間。小妹也說,開了一天的車,現在到了,反而覺得暈。我說這叫「暈山」,在車上一切好好的,抵達目的地才覺得暈。記得很久以前,坐三十六小時火車到北京。當時走在北京的街上,一輛輛公共汽車在我眼裡都像船一樣,在眼前搖來晃去。可見當時「暈山」相當厲害,好在年輕力壯,沒當一回事。
  一到父母家,見到前院墻角一棵番石榴,小小的,只比人高出一點點,卻結出滿樹的番石榴。首次見到這麼小的果樹卻果實纍纍,且它的味道與眾不同,很甜、皮薄又滑潤。起初誤以為老媽是「老王賣瓜」的心態,可品嚐後,還真是與眾不同。很甜,吃完一粒,再伸手要一粒。不知當初鳥兒是從哪兒叼來這麼好的良種,落在喜歡栽種果樹及花朵的母親手上,才能越來越來茂盛。
  上次更稀奇,一棵小紅棗,矮矮的,才高到我的膝蓋。卻長滿紅棗,真是令人歡喜,可惜後來被松鼠弄死了。看似可愛的松鼠,卻是果樹及植物的噩夢,母親種的花兒都被它們弄死。
  後院,一棵高大如龍眼樹的酪梨(avocado),也是很好的品種。品嚐過的人都讚不絕口,這次我在南加州的幾天裡,天天一粒酪梨當早餐。來到樹下,地上盡見松鼠的「傑作」,它們在一粒粒酪梨上咬個洞,再丟下。父母苦於無法驅走松鼠。後院地上,明顯見到被挖出一小堆新土及一個洞口,這就是松鼠出沒的地洞。據說灌入水可把松鼠趕走。但老爸說,再怎麼灌,那個洞依然無法被灌滿,且它們照常出入。又有人獻議:只要能埋下一隻死松鼠,從此它們就會絕跡。但問題是根本捉不到,只好無奈地任由它們白白糟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