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報紙日期:  2018-04-26

清明節憶親人

紹揚
2018-04-26

  家母本來打算今年清明節偕同筆者和二弟一起回香港,給外祖母、二舅父和小姨媽等親人掃墓,可是小姨丈二月中旬突然病逝,三月中旬舉殯,我們三人回去奔喪,所以清明節沒再回去掃墓。香港往生者只能在殯儀館設靈一天,翌日必須出殯,所以我們在小姨丈遺體移往殯儀館停柩當天抵港,出殯後第二天晚上回菲,來去匆匆,因而未能在留港期間給外祖母等人掃墓,深感遺憾。
  今年年初就連續失去兩位親人:年逾九旬的大姨丈於春節前往在家鄉離世,不久小姨丈又告往生,令人斷腸感慨。外祖家當年在家母老家是一個大家族,也是一個望族,但自外祖母和外伯祖母先後於上世紀六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去世後,親人陸續生離死別,令人無限唏噓。
  這些親人都是我們的骨肉至親,其中不少人對我們疼愛有加,他們的離去給我們帶來的傷痛,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外祖母去世當年,筆者雖然虛齡只有七歲,對失去平時極度疼愛自己的人,未懂得感到傷痛欲絕,惟在幼小的心靈裡,卻感覺到空虛和失落。
  八十年代初二舅父病逝,就有一種遺憾的感覺,不久,把自己當親孫疼惜的外祖母往生,心裡第一次感到失去親人的傷痛。外伯祖母去世後,一九八四到九一年七年間,大舅母、堂外叔公林貴叔、烏姜堂姨母、錦源堂舅父、外祖父、陳晏堂姨母、外伯公、大表姐慧菁篥人相繼離世,令筆者深深體會人生的無常和親人的可貴。
  父親和小姨媽的離世,令筆者感到痛不欲生,大姨媽和另外幾位親人相繼走後,外祖家老一輩親人逐漸凋零,現在兩位姨丈先後往生,外祖家已是人事全非。逝者已矣,活著的人除了緬懷過去,再也不能追回往日的點點滴滴,我們應珍惜尚健在的親人,將來才會沒有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