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報紙日期:  2018-04-26

“娛樂至死”時代

顏如玉
2018-04-26

  還在十幾年前,一同事曾經說過:“現在電視上的各種選秀節目把孩子們坑了,都不想塌下心來好好讀書學習,只想著一夜爆紅。”我那時並沒多想,只想到草根也有機會登臺表演,大眾參與多元化領域一展才藝,豈不是社會文明進步的標誌。然而,十幾年過去,發現情況遠不是我們的期望,所謂大眾娛樂已經走向另一個方向。
  在物質過剩、信息過剩的時代,好像有一種信號在呼喚你:歡迎來到娛樂至死的時代!電視、旅遊、遊戲、餐飲、體育等等一切與娛樂內容相關的活動都在盛行,互聯網更是首當其衝,圍繞娛樂服務。不知你在娛樂中是否真的得到了“娛樂”?越來越多毀三觀、無底線的言行,真的讓人感到無奈,甚至是令人窒息的絕望。
  當今社會遊戲產業蓬勃發展,玩家眾多,許多人甚至以此作為職業。遊戲在這個時代,似乎獲得了最肥沃的土壤和最充裕的養料,大行其道,風生水起。有人?喊:“遊戲讓我的孩子沉迷其中,丟了學習,也丟了成長,應該抵制遊戲”。那成年人呢,已經有很多人在思考一個問題,對比過去,我們所處的時代似乎成為了一個膚淺的時代。人們將多餘的精力和時間愉悅地消耗掉,用娛樂給剩餘的生命力一個寄託。
  我們需要思考,是否應該用自己的注意力資源,去做一些更有益的事情。當然每個人對有意義概念並不同,人活著,無非為了生存和快樂,熬上一天不止八小時的班,假若剩下的時間還不娛樂至死,何以致繁忙不曾停歇的自己。但是,娛樂緩解了部分焦慮,卻不該剝奪你所有的注意力,你還可以在娛樂之外再發生點什麼、做點什麼。社會也在娛樂之外需要更多領域的東西,科學研究、文化探索、技術創新……
  “人們真的會‘娛樂至死’嗎?可謂‘得娛樂者得天下'?人類不應反對適度娛樂,但當娛樂日漸成為操控話語的霸權力量時,它的負面作用就必須受到重視。除了歡快之外人類是否還應該留下些什麼。”這是美國媒體文化研究者、批判家尼爾‧波茲曼《娛樂至死》給我們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