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報紙日期:  2018-05-16

是非成敗轉頭間

溫陵氏
2018-05-16

  “力透紙背,好書法!”跨進辦公室,港生堂弟一眼就注意到迎面懸掛在牆上的一幅書法作品,駐足鑑賞良久,贊嘆中略帶惋惜地說:“‘是非成敗轉頭’,漏掉‘空’字呀?”
  的確少了個“空”字!   這幅墨寶是火成老兄央請關東三杰、著名書法家貴權先生草書的《三國演義》開篇詞。
  “因為署名題贈的對象是商人,生意場上忌諱 ‘空’,所以有意略去一字,留下伏筆,任由思索。”我侃侃而談:“人生路上,是非成敗,轉—頭—間啊!”
  “這幅書法的價值,就在於少了這 ‘空’ 字!”介夫老兄擊掌稱妙。
  “ 呵呵,老祖宗留下的‘口’,正四方型哦!”小平老弟戲謔道。
  西街老鄰居凱旋老弟認真地說:“ 好一個 ‘轉—頭—間’!成了警世名言了!”
  懸在右側牆上的一幅國畫和題詞,引起這班交往數十年、知根知底老兄弟的共鳴——一九九七年深秋,泉州知名作家毓欣兄撰句、著名書畫家黃曦農老師作畫並題字的“賀五十壽誕暨喬遷”的遲到禮物,幾經輾轉終於送到我的手上。畫卷上,盛開的臘梅和含笑的百合花叢間,撰寫著王兄發自肺腑的賀詞:
  半百滄桑啖嘗人間炎涼心無悔
  廿載奔波領略世情冷暖業有成 
  如今,我們這群曾經有過共同記憶且歷盡淪桑的童年玩伴都已進入了老年,相逢異國話當年,感嘆“ 元知造物心腸別,老卻英雄似等閒”呵 ……
  介夫兄與我同庚同屬“豬輩”,是一位拿得起、放得下的謙謙君子。 金色的童年我們一起在故鄉泉州渡過,從時鐘樓腳禮拜堂裡幼稚園的同學到老三屆上山下鄉的老知青,從香港同廠同工到一個是港商一個是菲賈,始終淡如水的互相牽掛著。介夫兄嗜茶如命,唯好武夷岩茶,出門總是隨身攜帶茶心,從手提行李箱掏出幾小包“老樅水仙” 、“肉桂” 、“大紅袍” 等武夷望族名茶 和一本香港著名作家董橋的散文集《甲申年紀事》,笑笑說:“我出茶你出水,咱來泡茶講古化仙,這本書你留下讀。”
  水開了,先沏一壺“老樅水仙”,湯色深橙、味濃醇厚,有一股幽柔的水仙花香。介夫兄呷一口,開始講故事:“有一對老夫妻在客廳對坐茶幾泡茶,妻嬌嗔: ‘新婚時節你是坐在身旁的’,夫立即起身坐到妻身旁。妻又說::‘那時節你會摟著我,咬我的耳珠。’,夫起身往浴室跑,妻大喝一聲:‘哪裡去?’ 夫輕聲說:‘去……去戴假牙!’”。眾人捧腹大笑。“人哦愈老愈怕老婆。”介夫兄下結論了,不知是說給坐在身邊的夫人暢還是由衷之言?
  茶淡了,換一壺“肉桂”,茶湯橙黃清澈,入口醇厚回甘,咽後齒頰留香,武夷山茶區素有“醇不過水仙,香不過肉桂” 的說法,港生堂弟贊不絕口。生於香港,長於南安,成於海外;從南安,到菲律賓,再到澳大利亞,三點聯線,編織一張非凡人生網的港生是一位傳奇式的成功人士。他也講一個故事:“有一間夫妻店,倆口子從早忙到晚,晚飯還顧不上吃,上班族的鄰居已在彈吉他,歡樂的歌聲飄過牆來。 ‘他為什麼總是這末快樂?’ 妻子問。過不久,鄰居那歡樂歌聲聽不到了,再不久,鄰居找上門來,拿一大迭鈔票還給丈夫,說:‘謝謝您的資助,自那後,我夜夜盤算著要如何運用這筆資金發財,顧不了彈琴,失去了快樂。’又不久,歡樂的歌聲又從牆外飄過來了。”  看來,既要擁有財富又要享有快樂,成了我們人生追求的新課題。
  一壺被譽為“武夷茶王” 的“大紅袍” 端上了。傳說,尼克松訪華,毛澤東曾贈他四兩“大紅袍” 茶葉,尼克松暗地裡責怪毛澤東小氣,周恩來知道後笑著對尼克松說:“主席已將‘半壁江山’奉送了。”可見其稀世珍貴。宮廷御品可望不可及,即使民間風行的也屬極品。今天,應邀到宿務小島出席女兒婚禮,來自澳洲、香港、馬尼拉的老兄弟,聚品一壺壺好茶,在現代社會日益加快的生活節奏裡,“偷得浮生半日閑,心情半佛半神仙” 的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地共渡一個難忘的愉快下午茶時光。

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