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報紙日期:  2018-06-13

詩外有詩

蕉椰
2018-06-13

  如把寫詩,寫閃小詩當成日課,是種什麼感覺?那份發現文字奧妙的喜悅只能自己體會。近幾日寫了〈鳥嗚〉:「吱吱喳喳/以為可以吵醒春天//結果吵醒/一聲槍響」。槍打出頭鳥的寓意,也可用閃小詩來表達。
  〈口臭〉:「當人人掩鼻走避/你大晃大擺吐出/滿地狗牙//世界急忙戴上口罩」。有些人滿嘴胡言亂語,就像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小人,口氣極臭,最好的應對方式是:遠避或避氣,戴上口罩還不夠。
  〈影〉:「晨曦探手扣擊/我不敢開窗/擔心迷惑黑暗的眼睛/害怕曝光」。習慣在暗地裡營生的人,給他光明,也許會刺瞎他的眼? 
  〈忘憂〉:「風以狂草,塗抹天空/驚慌失措的葉子/不知又該落腳何處?//掃地僧敲開我的心房收集落葉」。高手在人間,誰是你我心中煩惱的掃地僧?其實就是自己。
  〈扒〉:「截肢失誤/截出了第三支手//滴落地上的不是/你的血,而是我的心」 。三支手的扒手,傷了多少父母的心?  
  〈睏〉:「城市的背影/被高樓切割出一格一格的/窗口,上演每一家的劇情//今晚,月亮失眠」 。繁榮的社會,摩天高樓林立,縱橫相疊的窗戶猶如無數的眼眸,互視對方的生活,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害得皎潔的月亮也會失眠,月失眠乃是世人的難眠呀! 
  〈日出〉:「失眠的月/瞇著小眼/被一記重拳/擊得吐血」。月夜重擊吐血,血是晨曦,夢醒之分,希望在前。 
  〈分手〉:「雨落在傘頂跳舞/傘在雨中裸奔//眼晴跳針,淚珠墜崖」。以一個淚珠墜崖的場景,添加「分手」這一與內容看似無關的詩題,互相產生對沖,製造無限張力。
  詩內求詩是本份,詩外求詩才是功夫。功夫在詩外,說的就是寫詩者不要老是想著詩中的事,而是多看詩外的社會人生積累,如此一來,只要初步掌握寫詩技巧,就能創作著富有一定內涵的詩作。
  文學創作來自生活,無病呻吟的詩是蒼白無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