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報紙日期:  2018-06-13

走進新時代 再圓僑中夢

莊中堅
2018-06-13

  95年前,本地沒有華文中學,小學畢業後學生唯有回鄉才能進入中學讀書。那些經濟貧乏沒有條件回國升學者,就不可能繼續接受華文教育。所以當代華社精英,以陳迎來(CARLOS PALANCA,Sr.)會長為首的菲律濱華僑教育會,於1923年創辦第一所華文中學“菲律濱華僑中學”。在1973年,菲政府菲化全國所有學校,“華僑”名稱必須更改;後期僑中又創辦大學,最終更改後的校名就成為“菲律濱僑中學院”。
  今年母校迎來95週年校慶。在初創時教育會向中西學校借用二間教室以容納四十七位學生,經過幾代校友持續發展到目前的三個校區,現在又要舉行新建大學校落成典禮,校友們都感到無比興奮與自豪,也會產生百感交集的回憶。
  追溯往事,記憶猶新。僑中95年來不平凡的發展歷程,是幾代僑中人披荊斬棘,克服各個階段的艱難險阻,同時也是僑中人團結奮進,實現各個年代的“僑中夢”歷史。
  最初的困境是1938年的生存危機。從1923年到1938的十五年間,華僑教育會支撐僑中款項平均每年達一萬元左右。在30年代中期,僑商受到世界金融危機的衝擊,不能繼續按期繳納教育附加捐,導致教育會經濟來源枯竭。終於在1938年,華僑教育會要求僑中校友會自組董事會,由僑中校友自管校政。
  1923年開創僑中到1938年,校齡只有十五歲。1927年和1928年首二屆畢業生總共二十二人,到1938年首十二年的畢業生人數也不多,校友的年齡都不滿三十歲。他們踏入社會的時間短,羽毛未豐,財力綿薄,每年要籌備一萬元的龐大辦學經費,確實非常不容易。可是以莊材保為首的第一屆1937年校友會,認為校友責無旁貸,在困難面前不低頭,毅然挺身而出,聘請財力雄厚的僑商加入校董會,組成以吳宗明先生為董事長的第一屆僑中校董會。母校得以繁衍生息至今,長期宏揚中華文化,取得今日如此美好的豐碩成果,是與第一代校友們,斯時不讓學校關門而竭盡全力,勇敢承擔繼往開來職責的精神分不開的。
  其次,就是跨越三十年的艱險歲月。二戰結束後,西方國家掀起軒然大波的反華浪潮,華人社會也感受到“白色恐怖”的迫害。僑中不能幸免,惡運纏身。僑中校友會沒有公開活動空間,從1945年到1975年的三十年間,化整為零進入冬眠期。僑中圖書館的所有圖書刊物,前後二次被全部搬出校外受到嚴格檢查,母校的二位敬愛老師被空軍專機帶走,好幾位優秀的老師不得不離菲回國,許多校友也有類似的遭遇,校長及其在僑中任教十三年女兒的日子更是不好過(請參閱2016年僑友刊《回溯僑中艱險歲月》PP.98-99)。
  在華僑教育會管理僑中的年代,母校是“寄人籬下”借用中西學校校舍辦學的。到1938年教育會授權僑中校友接管學校行政後,校友們1940年發動建築工程才開始有自己的校舍。
  1975年,國際形勢、菲中關係開始發生了深刻變化。在兩國建立外交關係後,校友會1976年公開恢復組織,母校進入發展的快車道。四十三年來,母校從原來的純中學成為集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為一體完整教育體系的學府,校園從馬尼拉主校區擴大到加洛幹市和計順市設立分校。
  大學樓是僑中最近的第九次建校舍。這計順市的地盤是邱宗波、楊美瓊校友捐獻的。大學樓是十層高,全座建築面積二萬平方米左右,今年的校慶期間要舉行落成典禮。
  尤為難能可貴的是,在僑校菲化後,華教何去何從的徬徨歲月中,在90年代僑中人挺身而出,組織菲律濱華教中心,引領華教改革,取得有目共睹的成績,體現僑中人“為菲中文明作嚮導”的精神(請參閱2018年僑友刊《僑中學院與菲律濱華教中心的歷史淵源》)。
  今天,隨著中國的快速崛起,菲中關係的不斷加強,不管是菲律濱的華教 ,還是母校的發展,正面臨一個新的時代。回顧歷史,展望未來,僑中人應該繼續發揚光榮傳統,一如既往再次抓住歷史的脈搏,為國家社會作出新的歷史貢獻。站在這個歷史新的節點上,僑中人要抓住機遇,把僑中辦成新時代具有中國語言文化特色,成為推廣華語、培養本土華語師資搖籃的最高學府。
  故莊長泰永遠名譽董事長曾多次提醒我們:“僑中沒有教會、政黨或商團的資助,僑中校友是母校的唯一靠山。”故莊材保校長也經常稱讚廣大校友長期愛校的熱誠:“沒有僑中校友,就不會有今日的僑中。”“團結校友,發展母校”是長期以來發展僑中的座右銘。希望廣大校友永遠高舉愛校火炬,代代相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