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報紙日期:  2018-12-06

《天浴》濃縮了“知青歲月”

顏如玉
2018-12-06

  大約是在2000年,我在國外無意中看到電影《天浴》,當時就被這部電影的故事所震撼,被演員的表演所吸引。與國內的朋友談及這部電影時,朋友卻說國內被禁映,我想了想,大概是因為影片的內容太寫實,太殘酷了吧。後來就想辦法買原小說,可差不多五年後才買到。
  今年是「知青50年」,那一代的知青們不斷以各種形式回憶著自己在農村逝去的寶貴青春。從1968年12月22日,到1978年末,曾經有多少知識青年,在轟轟烈烈的到「廣闊天地,大有作為」口號的感召下,奮不顧身地投入進去,而誰又知道,在「知青歲月」裡有多少心酸的、不為人知的故事呢。作家嚴歌苓的《天浴》就講述了那個時代發生的悲劇故事。來自成都的知青文秀,在西藏大草原與一位藏民老金一起牧馬,心地善良的老金長相醜陋,很照顧文秀。當大批知青開始返程時,文秀被遺忘了。她沒有靠山,只能用自己的身體找門路,其結果是被羞辱和絕望,她請求老金幫助她,以死來做了結。
  我曾讀過很多知青小說,在思想和政治都扭曲的年代,如文秀的故事不乏其人,迫害和摧殘是大時代的悲劇,就如「傷痕文學」一樣,同處在一個背景下,人們心裡留下的是一個個血淋淋的傷口。《天浴》把無數個知青中的文秀身上所發生的故事講給我們,並留給我們思考,她是可憐的,可憐的肉體,可憐的幻想,可是在廣袤無際的草原上,在弱肉強食的環境下,一個弱女子又能怎樣呢?除了豁出去,用自己僅存的年輕肉體拼一下,還能有何方法?她用肉體去行賄遭人恥笑,而那些索賄者卻堂而皇之地把持著每一個知青的命運,這不平等交易,是荒誕邏輯所在。文秀死後,老金用水把她清洗乾淨,洗去了她身上那些污穢,讓她以聖潔的身體走入天堂。兩個可憐人終是以淒美結尾。小說以文秀的故事來鞭笞和揭露文革時代的醜惡面,很具有發人深省的思想性。
  改革開放以後,一大批知青題材的小說和影視劇湧出,訴說在那段艱辛的人生路上,有死去的,有活著卻迷惘的一群人,卻沒有像《天浴》,讓人性泯滅得更徹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