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報紙日期:  2018-12-06

鄉音風霏千島國

陳燕勝
2018-12-06

  兩百多年前,菲律賓處於西班牙殖民者統治下,這時,西北近鄰的中國許多閩籍鄉親來到這千島之國。離鄉背井的先輩們,在殖民統治者的嚴厲禁制下,不准任何結社集會自由,為解鄉愁拿起樂器,彈奏家鄉樂曲——南音。
  一百九十八年前,他們成立了長和郎君社,一對冠頭聯「長留清曲舒懷抱,和諧知音悅世情」,道出了南音人的心聲。南音是唐代皇宮中一些被流放到不毛之地自生自滅的犯人,他們從宮中帶出樂譜,沿途吹奏以解長途跋涉之寂寞,所以琵琶是橫抱的。當年的國都長安,官話就是我們今天的閩南話(俗稱河套話),中原的語言進化了,閩南一代保留了河套話,所以,現在的閩南話是中原文化的活化石,而南音來自當時宮中樂譜,被稱為中華音樂的活化石。幾年前,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歷史悠久的南音還被稱為「御前清曲」,源自清朝乾隆年間,安溪縣南音團應邀到北京宮中演奏,皇帝大悅,贊為「御前清曲」,賜予皇帝「涼傘」。因此,現在南音團在會館裡,或出陣演奏場上都擺上鏽有「御前清曲」的金黃色「涼傘」。
  筆者兒時在國內看過電影「三進山城」,說的是工農紅軍三進山城的革命鬥爭史蹟。恰好,歷經近兩百年的長河郎君社,發展史上,幾經起伏風霜,南安人也經歷了「三進長和」的歷程:立會之初,有先輩楊尊親(即楊清戈,楊應琳祖父),祖籍南安高洋,與長和社諸位前輩一起創建了菲律賓華僑善舉公所。還有戴金華、戴正中(均為南安大庭人)、林書晏(南安聲東)、洪開年、洪采年(馬尼拉市議員洪英鐘祖父,原籍南安華美)、陳光純(原籍南安官園)等先後在善舉有貢獻巨大的前輩們,筆者稱其為「一進長和」。十八年前,因為時局變化,海內外南音界都經歷了幾乎斷層的厄運。存亡之秋,以戴宏達、陳光曦、趙展聰、黃燕忠(故)、黃樟林(故)等為首的南安人加盟,重振「長和」,這是「二進長和」。今年11月25日,長和社換屆,鄭遠明任理事長,他又帶領一批南安籍鄉親加盟,為史冊添上南安人「三進長和」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