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報紙日期:  2019-09-11

昆明尋古之旅

謝銳勤
2019-09-11

  一大早就來到西山,爬西山的重點是看龍門石窟,這是雲南最大且最精美的道教石窟,雖無法與洛陽真正的“龍門石窟”同日而語,但對於歷史上遠離政治文化中心的邊陲之地雲南來說,已難能可貴。雲南龍門石窟建在懸崖絶壁上,上面是天空,湛藍深邃,下面是滇池,波光粼粼,行走在石道上,似有凌波微步之感,“仰笑宛離天尺五,憑臨恰在水中央。”兩百多年前,吳清來道士通過一條窄窄的石道,將一千隻聖手的壯觀和五百里滇池的美景融合起來,令虔誠至此的世人身心都受到洗滌和淨化。
  在昆明,比龍門石窟名氣更大的遺址,應是鳳鳴山金殿——中國四大銅殿中最大的純銅鑄殿。這是平西王吳三桂重建的金殿,記載了吳三桂與陳圓圓的恩怨情仇。
  崇禎十七年(1644年),年僅32歲的吳三桂正在進京的路上猶豫時,發現大明朝滅亡了,大順歸不得了,關外的大清還在對他虎視眈眈,何去何從?歷史上,“衝冠一怒為紅顏”之言未免言過其實,降清是政治權衡的結果,陳圓圓被劉宗敏強占最多只是個導火索。
  吳三桂對陳圓圓的深愛有目共睹,如今,金殿旁婀娜多姿的陳圓圓塑像彷彿還在訴說他們驚心動魄的愛情故事。陳圓圓,色藝雙絶的大美女,第一次見面時,就以一曲楚楚動人的《飄零怨》征服了吳三桂。傳說一曲唱罷,血氣方剛的吳三桂已心蕩神移,墜入愛河,無法自拔。英雄愛美女,無可厚非,更何況是當時朝野聞名的名將愛上傾國傾城的佳人呢?
  歷經兩百多年風雨,金殿已變得更加滄桑。公園內到處都是盛開的山茶花和杜鵑花,如果歷史可以選擇,吳三桂會選擇與陳圓圓歸隱山林,靜享芳華,慢慢變老嗎?吳三桂可能不會,但陳圓圓可能會。對於陳圓圓而言,在遇上吳三桂之前,她更熟悉的生活是與一班文人騷客吟詩作對,而騷人墨客的娛樂生活,也成就很多美景,大觀樓就是其中之一。
乾隆年間,布衣寒士孫髯翁登上大觀樓便思緒翻飛,當即激揚文字、指點江山,寫下傳世長聯:
  “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披襟岸幘,喜茫茫,空闊無邊!看:東驤神駿,西翥靈儀,北走蜿蜒,南翔縞素。高人韻士,何妨選勝登臨,趁蟹嶼螺洲,梳裹就風鬟霧鬢;更蘋天葦地,點綴些翠羽丹霞。莫孤負:四圍香稻,萬頃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楊柳。
  數千年往事,注到心頭,把酒凌虛,嘆滾滾,英雄誰在!想:漢習樓船,唐標鐵柱,宋揮玉斧,元跨革囊。偉烈豐功,費盡移山心力,盡珠簾畫棟,卷不及暮雨朝雲;便斷碣殘碑,都付與蒼煙落照。只贏得:幾杵疏鐘,半江漁火,兩行秋雁,一枕清霜。”
  寫罷,大筆一擲,長達180字的“天下第一長聯”誕生了,接著寒士成為名士,大觀樓成為中國名樓,頗有當年王勃即席而作《滕王閣序》之風。上聯寫滇池美景,下聯寫雲南歷史,孫髯翁把該說的都點到了,後人難以超越,只剩下仰慕。
  到大觀樓時已是黃昏,本以為看頭只是“天下第一長聯”,沒想到卻風光旖旎。大觀樓邊上的荷花池,正如孫髯翁所言,楊柳依依、芳草萋萋,湖面金光閃爍,野鴨自由自在地浮游其中,正對面石凳上一對安詳閒聊的老夫妻正在演繹“夕陽紅”,這是一幅比西山和金殿都要美得多的畫面。站在石橋上,涼風習習,軟風拂面,享受著此時大觀樓帶來的一方寧靜。湖上還有“三潭印月”,若中秋月圓之夜,在此賞“長聯印月”之景,又該多浪漫啊!
  這樣的一天,原本覺得文化積澱不多的雲南,也變得更有味道,更耐咀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