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雲看雲

  西藏歸來不看雲。去過一趟西藏後,我對本土山區游沒了興趣,覺得藏地隨便摘下的一朵雲就足以高高在上,傲視東南群山。
  承認自己誤判的時候,我正坐在戴雲山深處一座民宅的石埕上發呆。對面,高聳的大山如同一幅巨大的綠色銀幕,把幾朵白雲生動地推入我的眼簾。那種漫不經心的行走方式,悄無聲息,帶給你一種難以言說的感動。湛藍的天,黛綠的山,加上雪白、柔美的雲,一切都像過濾般的純粹,說是人間絶配的美景,毫無誇張。
  突然有幾朵白雲的碎片掉落,細看,是一群白鷺的身姿。它們上下翻飛,時而降落在一畦水田裡覓食,時而互相追逐嬉鬧著,根本不把我這位觀察者放在眼中。難道它們知道我只是這裡的客人?我從葛優躺中坐起,看見房東許先生倚著大門,正眯著眼睛對著白鷺微笑,那個神態,好像是迎接放學回家的孩子,憐愛有加。
  白鷺來到深山做客,出乎我的意料。可見這裡的生態環境吸引了它們。生存的尊嚴與底線,動物與人一樣在意。許先生原來在廣東做生意,見識多了,眼界寬闊了,反而不想在大城市久呆下去。他說大城市的上空,連一朵乾淨的白雲都留不住,很悲哀,於是決定回到自己的搖籃血跡之地。人在天地間棲居,卻與大自然日益分隔,整天在電梯間裡上上下下,在空調房中來回穿梭,他說他不習慣。經他這麼一說,我才發覺自己所處的地方海拔已近千米,遠離都市的喧囂。一大群白雲結伴經過,對面的山體一下子消失得無蹤無影。無景可賞,我乾脆閉眼養神,似乎有潺潺的流水聲音傳來,起身尋找,終於在屋後有了發現:一條細流沿著竹筒拐入一個水池,池水清澈見底,倒映的還是雲朵的影子。我忍不住雙手捧起水喝了一口,一股冰涼之感通透全身,仲夏正午的暑氣,煙消雲散。
  福建多山,戴雲山是福建境內的最高峰,最高處海拔1856米,素有“閩中屋脊”之稱。我查了下百度,戴雲山主峰所在為赤水鎮,同屬於戴雲山脈的還有兩座身高相差不多的,一座是尖山,一座是九仙山。
  尖山低調,以至我來前竟然不知其大名。上山的路是石子路,開車的是村支書,窗外是筆直的峭壁,峰迴路轉,高低顛簸,不時聽到車子底盤與路面的刮擦聲,一路擦汗,有驚無險。當車子停在一座建築物前,我才緩過神來,荒野之地,早在唐宋時就有人抵達過。建築物是座古寺,名“龍峰岩”,全然沒有沿海寺廟的金碧輝煌,像是農家小院,簡樸到了極點,兩根支撐屋頂的木樁甚至給人一種隨時會傾倒的感覺。山高皇帝遠,上趟山並不容易,打理寺內事務的老伯被毒蛇咬傷,回到山下的村裡治療,這裡便成了空寺,光臨的常客不是雲朵就是小鳥,偶爾也有一兩頭路過覓食的野豬。雜草在院子裡瘋狂地生長著,最自在的還是那些佛系的白雲,不時地掠過門檐,慢悠悠地向尖山頂峰划去,遠遠看去,像是收穫季節晾在山坡上的棉花。
  晚上入住赤水街上的民宿。這條弓型的小街建在九仙山的一處坡地上,至今保留著許多古老的店舖,那些褪去顏色的櫃檯、變形的門板,見證過起起落落的歷史風雲。赤水位於德化與大田、尤溪、華安、仙遊交匯處,自古就是交通要道,稱得上泉州的“邊城”。赤水建制可追溯到明隆慶年間,赤水閣開始集市貿易。清康熙十五年,商業昌隆,開始設置赤水閣市。民國時期,設置德化第三區公所。由於地理位置重要,民軍與各地方勢力為爭奪赤水,曾兵災戰火達20多年。
  凌晨五點許,天邊露出一絲曙色,我迫不及待地推門而出,幾縷薄霧沿著空曠的街道穿堂而過,剛好與我撞了個滿懷。小鎮的生活節奏慢,只有零星幾家店舖開市,最受歡迎的是那家炸油條、米糕的小鋪,一里開外,我就聞到花生油的香氣了,買早點的三兩遊客,圍著灶台等著食品起鍋。我與九仙山飯店的老闆石建興閒聊,他說從南安來赤水開店已經36年了,現在鎮子外圍通了高速,經過街上的貨車和人流比以前少了。不過,這兩年從泉州、廈門來的遊客多起來了。壯碩的“庖丁”黃師傅正忙著分解豬肉與骨頭,他教我如何辨認本地土豬肉。當我問及銷路,他說城裡人喜歡吃赤水的豬肉,專程過來買的不少,“你十點時再來看看,我保證收攤了。”穿過水巷陡峭的台階,我大吃一驚,原來赤水街的背面是一排長長的吊腳樓,街邊的一樓,從另一面數起來是四樓五樓。住戶們在吊腳樓下種植佛手瓜,在瓜棚下養雞鴨,因地制宜發展立體農業。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難怪碰到的村民,訪談中都有一副知足常樂的樣子。
  “喔喔喔。”不知誰家的公雞先叫了一聲,便有其他的公雞從不同的方位響應,此起彼伏,立體交響,寂寥的街巷,一下子迎來了勃勃生氣。霞光映在遠方的山坡上,茂密的綠樹披上一層橙色,遠遠望去,像一幅名家的風景油畫。再看山坳下的村落,剛才還清晰可見,轉眼間變成黑白底片,就在你的眼皮底下,一點點地把自己涂灰、抹黑了。這個世界從不缺少做作的妖艷,退去偽裝反而愈顯本色。煙塵朦朧,淡妝素雅,那簡直就是丹青高手創作的水墨畫 。我真想知道,雲窩包裹著的村莊,是不是還睡在甜蜜的夢中。霧漸漸大了,街景若隱若現,清爽的空氣中飽含草木淡淡的香味,凌晨的赤水街宛然成了天上的街市。我突然醒悟,有些時間是可以用來浪費的,這個時候,能夠像我這樣,暫時忘卻日常的各種煩惱,悠閒踱步於赤水街頭,絶對是種高級的享受。換句話說,清新純正的空氣,雲中漫步的愜意,是戴雲山餽贈給客人的奢華禮物。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