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十》結局引爭議?

女性群像劇到底該怎么拍

  今夏最受關注的劇集類型是什么?恐怕不少人會提名女性群像劇。
  作為影視公司必爭之地,暑期檔曆來好劇、好電影不斷。受疫情影響,暑期檔電影行業尚未完全恢復,劇集領域卻百花齊放。進入七月,女性群像劇開始嶄露頭角。就在今天,《二十不惑》迎來結局,前不久剛剛超前點播大結局的《三十而已》,也引發了一輪關於現實和婚姻的熱烈討論。
  顧佳為什么要賣掉房子“替夫還債”?對待渣男和“小三”,她是不是太寬容了?面對觀眾的質疑,《三十而已》的編劇張英姬日前接受媒體釆訪時表示,顧佳面對出軌的態度是:不原諒,然后解決問題并離婚。顧佳并不是幫丈夫收拾爛攤子,而是負起了作為公司管理者本應該承擔的責任。
  周尋為什么要傷害喜歡自己的下屬姜小果?《二十不惑》中這段看似“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愛情以開放式的方式結尾,也引起了部分觀眾的不滿。從2017年的《我的前半生》,到2019年的《都挺好》,几乎每部熱播的現實題材作品,都難免引發爭議。
  作為《二十不惑》和《三十而已》背后的制作公司,檸萌影業對這樣的聲音并不感到奇怪。事實上,這種針對劇情的爭議并不影響一部作品本身的價值——
  無論如何,這兩部劇對女性命運的關照,對時代情緒的把握在同類劇集中都屬前列,對今后女性群像劇的創作也有借鑒意義:尊重創作規律,塑造典型的、鮮活的人物永遠是第一位,在此之上大膽書寫女性欲望、呈現多元表達則是突圍的關鍵。
  圍繞著《三十而已》結局的爭議,主要集中在三位主角顧佳、王漫妮和鐘曉芹身上。
  顧佳在劇中是一個力求完美、理性、克制的女強人。她拼盡全力想照顧好家庭和自家的生意,被束縛在各種身份中:母親、妻子、公司主理人……《三十而已》最初火出圈,也是因為一段她怒打欺負她兒子的學生家長的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