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電子燃料解決方案打造碳中和未來

  在2020年,全球50多個國家簽署了到2050年實現碳中和的協定。他們努力的成功可能會定義21世紀,甚至我們星球上生命的未來。
  雖然很難就最佳方法達成一致,但很明顯,探索各種選擇讓各個國家和組織能夠快速確定哪些解決方案可能具有最佳價值。
  在汽車界,目前的共識是純電動汽車是最佳選擇,零尾氣排放,並且在其使用壽命內的碳足跡約為傳統內燃機汽車的三分之一。然而,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和實現電動汽車的普及預計還需要幾十年的時間,並且需要臨時解決方案來解決採取行動的迫切需要。那麼,有哪些選擇呢?
  “綠色燃料”的理念正在獲得一些關注,而其中一種燃料就是甲醇,是吉利集團自2005 年以來一直在大力投資的。在綠色甲醇作為燃料的應用中,該品牌採取了全盤方法來考慮甲醇燃料的整個生態系統,在中國各地從使用可再生方法的生產到活躍使用案例。
  吉利在“綠色甲醇”生產方面的努力要回到2015年,當時他們投資了一家鮮為人知的冰島公司-碳回收國際 (CRI)。CRI總部位於雷克雅維克郊外,一直在尋找有效利用島上火山活動自然產生的二氧化碳的方法。
  通過獲取二氧化碳並將其與CRI工廠使用可再生能源電解產生的氫氣結合,CRI得以生產綠色甲醇作為燃料,將自行進入大氣的廢物回收並重新利用。
  該專案的成功給吉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將這項技術帶回中國,並在安陽建造了中國第一座二氧化碳制甲醇回收工廠。然而,吉利並未利用火山活動產生二氧化碳,而是著眼於解決更突出的重工業碳排放問題,從源頭上阻止其進入大氣。
  重工業是地球上最大的污染源之一,而且儘管正在採取各種努力來減少不同生產方法對環境的影響,但有些東西清潔製造並不容易。因為碳捕獲技術,吉利可以在重工業排放的二氧化碳廢氣進入大氣之前將其回收,並將其重新利用為另一種更清潔的燃燒燃料-甲醇。
  這就是甲醇可以被歸類為“綠色”燃料的原因。由於二氧化碳排放無論如何都會進入大氣中,因此使用甲醇的車輛實際上是“免費”的,從而將原本產生的量大致減少了一半。但這還不是全部,因為甲醇燃燒時也比汽油清潔得多,產生的硫氧化物減少了99%,氮氧化物減少了60%,顆粒物減少了75%。
  結果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儘管世界各地的汽車製造商努力減少汽車的碳足跡,從而減少了乘用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但在2022年,歐洲每輛汽車從油井到車輪的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為每公里116.3克。相反的,上一代非-混合動力吉利帝豪M100,也就是吉利的甲醇動力乘用車,從油井到車輪每公里二氧化碳排放量僅為46克。
  該集團擁有員工50,000多名,有12間工廠,以及在杭州、寧波、哥德堡、考文垂和法蘭克福的5個全球研發中心。該集團還在上海、哥德堡、米蘭、考文垂設有4個全球設計工作室,員工總數超過1,000人。吉利汽車控股有限公司是控股吉利汽車、領克汽車和Zeekr的子公司,自2005年起在香港股交所上市。
  在2022年,吉利汽車集團旗下品牌銷量超過168萬輛,其中新能源汽車銷量增長48.3%,出口增長38%。
  吉利汽車的控股股東是浙江吉利控股集團(ZGH),也是富豪汽車集團、吉利商用車集團、吉利新技術集團和銘泰集團的母公司。浙江吉利控股集團致力於大力推動全球知名汽車及出行科技品牌的發展,在多個市場提供高品質產品,以滿足不同層次的消費者需求。
  這樣的結果是貴陽地方政府決定將該市大部分計程車轉為甲醇汽車的核心原因之一。而運營成本僅為每公里0.3元人民幣。
  截至2023年5月,該市超過90%的車隊都是甲醇動力計程車,其中包括數代吉利帝豪。該市擁有可能成為中國唯一的甲醇生態系統的獨特地位,使其成為如此龐大的車隊的理想目的地。15年來,該甲醇車隊累計行駛超過100億公里,使全市對石油的依賴程度降低了8%。
  吉利在甲醇動力帝豪上的努力不斷發展,在該品牌貴陽工廠生產的最新車型剛剛開始在車隊中服務。
  新車型首次引入混合動力技術,帝豪M100混合能夠以純電能低速行駛,並在需要時同時使用電力和甲醇動力,總功率達到264馬力。而且,帝豪使用100%甲醇,而不是像某些情況下那樣使用甲醇和汽油的混合物。
  因此,雖然甲醇作為燃料並不是解決地球能源挑戰的唯一答案,但它無疑可以發揮大有前途的作用。吉利在貴陽及其它地區的投資所展示的經過驗證的靈活性、可衡量的成功以及真實的現實用例只是這種可再生燃料潛力的一個縮影,而且還有更多的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