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歡喜喜過個年

  新中國初期有一齣歌劇《白毛女》,其中有一首歌“北風吹”,由女主角喜兒唱出,十分悅耳,歷久不衰,疫情前北京CD 店還能買到。喜兒是舊時代悲劇人物,窮苦人家女兒,過年沒有新衣,只有父親送她兩尺紅头繩。她還是對過年充滿了幢憬,要歡歡喜喜過個年。
  春節是中國最大節日,國家放長假,在外的人都趕回家過年,吃團圓飯,看春晚,一年的辛苦消失得無影無踪。中國人民早已苦盡甘來,過上豐衣足食日子,衣服不但要新,而且要求時髦。有人穿破褲,那是前衛,這是改革開放前不可想象的。八十年代初,筆者回鄉探親,帶了許多舊衣服,回來時只剩一身上衣和褲子,其餘的都被要走。
  中國古老傳説,“年”是猛獸,除夕出來傷人,所以初一大家見面,都要互道“恭喜”,表示平安度過劫難。據説“年”怕紅色,所以大家都穿紅色衣服;又怕聲響,大家也放鞭炮,驚嚇牠。祖母將傳説告訴小時的我,孫兒女稍大後,筆者也會向他們轉述。希望聖誕老人之外,他們也知道“年”,也許這是纪念祖母最好的辦法。
  以前鄉間小雜貨店很有人情味,相識鄉人可佘欠油鹽醬醋,小酒店喝酒也可掛賬,但年終一定要清還。這種習俗後來演變成外來勞工薪金可欠,平時只支一部份生活費,直到他們回鄉才結算。一些無良商人竟捲款逃逸,欠下大筆工資,造成極大社會問題,這種問題相信大陸才有。菲國情況相反,工人正月就借錢,到年終領十三月薪金和花紅,所剩無幾,甚至虧欠。
  隨着中國強盛,影響力大,春節成菲國法定假日,唐人街擠滿買年貨的人,菲人佔多數,他們熱衷吉祥物;認為華人富裕是因懂風水,以為圓形水果會令人圓滿,順風順水,這真是美麗的誤會。菲人也人人會説“恭喜發財”,只是南腔北調,以前用粵語,現在多用普通話或閩南話。
  今年是龍年,華人認為是吉祥年,未兒龍年出生,小時常被新婚夫婦請去“滾床”,賺了不少紅包。筆者也未能免俗,謹祝讀者們新春納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