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自己才是神

      看了一個川普在一場集會上講話的視訊,這位被中國網民稱為“建國同志”的美國前總統正在曆數前幾任美國總統的不是,他說,在布什執政期間,俄羅斯入侵喬治亞;在歐巴馬的領導下,俄羅斯佔領了克里米亞;在拜登的領導下,俄羅斯入侵了烏克蘭。川普說他是唯一一個在二十一世紀在任期內俄羅斯沒有入侵別的國家的總統。他稱拜登是“狡詐登”,說正是因為“狡詐登”的軟弱造成了整個世界戰火連綿,因此全世界都在嘲笑美國,美國也成了全世界的笑柄。他直指拜登和民主黨沒有能力解決任何問題,“狡詐登”智商太低,而他自己則是唯一能夠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最佳人選。
      川普有沒有講大話我們暫且不論,但是美國確實進入衰退卻是事實。美國如今在已經80多歲進入垂暮之年的“狡詐登”領導下,正在苟延殘喘、內外交困中艱難的徘徊前行……
       美國將於今年年底舉行大選。不論是奄奄一息的老拜登當選,還是早已過了古稀之年的川普當選,都是兩個一隻腳已踏進棺材的老頭在搶這個總統寶座。拜登如果勝選,美國的經濟不可能恢復,因為他只知道零元購,根本不懂得如何從根本上解決美國的經濟問題;而川普如果勝選,他會繼續奉行美國利益獨大的單邊主義,歐盟就有可能失去美國的支援,從而加劇美國對世界經濟的瓜分,不利於經濟全球化……可以說,不管這兩個老頭誰上台,對世界經濟都不會有什麼好處。拜登上台,世界各地會戰火紛飛,甚至導致局部的核戰爭;而川普上台,除美國之外,其他國家的經濟都會受到美國的野蠻霸凌與打壓,這都是擺在世界人民面前不爭的事實。美國對外政策向來是要如何地改變別人,卻從來不反省自己。當他們在世界各處扇陰風、點鬼火時,一心就是搞垮別國成就自己,一切以美國的利益為依歸。可美國人忘了,這個世界誰也改變不了誰,能改變自己才是神,想改變別人那是神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