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或悲哀?

  界詮法師說:“這些你習以為常的事,都是佛教的悲哀:念佛珠,念佛咒計數,變裝飾品。佛像是恭敬供養,卻變藝術品。寺院是修行辦道處所,變成旅遊觀光。佛經變成學術,本是聞思的無上法寶。禪定是修成佛道之法門,變成減壓健身。佛菩薩是信仰者追學的目標,變成求子求財。學佛本是信仰者解脫的目的,變成交流商機平臺。朝聖是信仰者仰慕的聖境,成為旅行放鬆之行。於僧人交往是皈依處,啟迪佛法,變成茶友。素食齋戒是慈悲湣物的修為,成為健身而已。燒香是誠心供養之表法,變成所有祈求的法碼。”
  界詮法師畢業於中國佛學院,曾執教於福建佛學院,依止圓拙律師學習戒律,成為當時廣化寺學戒五比丘之一,著有《佛學基礎》、《南山律學教程》,二十多年來一直被全國各漢傳佛學院校選為通用教材。
  除了界詮法師說的那些佛教的悲哀,更悲哀的還有:一、寺廟規模超級大,外表富麗堂皇,居住設施很高檔,生活品質太奢侈堪比皇家。二、道風鬆馳,經師不講經,法師不傳法,禪僧不習禪,律師不研律,清規戒律形同虛沒。三、佛門裡“粥飯僧”過多,大多數人為利養才出家,得過且過、混日子的僧人比比皆是。四、多數道場不以修行為重,但以化緣斂財為主,這麼做是信仰滑坡的表現。五、寺廟裡女眾太多,當今社會多元化,女性不再一輩子圍著灶台轉,一些女居士常年在寺廟居住修法,儼然以寺為家。六、有些寺廟只收徒弟不教弟子,他們雖然出了家,但師父對徒弟疏於管教,即不教規矩戒律,又不教誦經坐禪,看似出家實則與俗人不別。
  有些經常宣揚自己是信佛的人,我一直覺得很虛偽。他們大多抱著和佛菩薩做交易的功利目的,卻假模假樣打著無我利他、大愛向善的旗號,動不動就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打壓、批判他人,以凸顯自身的所謂優越性,這種人為人猥瑣、圓滑,是最無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