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詩界的時空行者

  當一個人把寫詩融入生命和生活,詩意便長出的翅膀。我的“閃小詩”書寫,就是生命中長出來的無形翅膀。我寫《登山》:“鳥飛得比高山還高/雲飛得比鳥還高/陽光灑下來/牽着鳥與雲一起飛”。這是乘坐飛機时的切身感受和體會。飛機飛在高空,一會兒雲在上,一會兒飛機在雲之上;有時又穿入雲中带來不小的震動,又有時避開雲層或穿雲而過;總之,在高空上會讓人產生許多的聯想!
  《鹽魚》:“在海裡泡久了/满身的盐味//上岸後,口吐泡沫/一翻身便浪起潮湧//船傾之下两岸茫茫”。“鹽鱼翻身”這句俗語總能給人不少遐想,上岸被躺上砧板的魚,是沒有明天的;而在曝曬中的“鹽魚”其實翻不翻身也不過如此!
  《翻身》:“落葉在風中練體操/每一次的翻滚/天地轮回//想站立郤站不稳/躺下也要仰面/向天”。向天仰望才能看到星月和太陽,看到希望和未來;撲面向下,一敗塗地。
  “閃小詩”就像生命中的火花或閃光,時時刻刻在心中、腦海、靈魂深處閃爍。我之所以倡導和推廣“閃小詩”創作,就是想為小詩書寫多開辟一條小路,讓適合微型詩創作者多一個選擇。現在微型詩包括三行詩、四行詩、五行詩、閃小詩、截句等已經滙聚了很多很多的愛好者,他们各自採用不同名稱寫着同一類型的詩作,豐富了微型詩世界的內涵,也壯大了小詩的家族。
  近期應一本世界漢語十大三行詩詩人選集的邀請,邀我入選該書,提供二十首三行詩,對我而言不過舉手之勞。我的“閃小詩”中本就有不少的三行詩。而我寫的最短的詩,是一批(相當一本)二行詩,我稱之為“二行無阻”,即僅僅两行就够了,沒有什麽能够阻擋我詩思的穿行。
  在詩寫的天地裡,我是自由的時空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