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法與13A移民法

  菲律賓是梵蒂岡以外唯一禁止離婚的國家,這主要是由於天主教會的影響。但是, 最保守的天主教徒的態度似乎確實與大眾對離婚態度的改變格格不入。社會氣象站進行的調查顯示,2005年,43%的菲律賓人支持“不可調和的分居夫妻”離婚合法化,而45%的人不同意。到2017 年,53% 的人表示支持離婚合法化,只有 32% 的人反對。因此,支持離婚的活動人士表示,即使在配偶虐待的情況下,婚姻也極難逃脫。這也應該是國會眾議院在2018年通過離婚法案的背景。
  自從眾議院在五月廿二日三讀通過通過了所謂的《絕對離婚法案》後 ,菲律賓媒體圍繞著這個議案展開激烈的爭論。假如民調公司對這個議案進行的調查是正確的,那麼大家可以輕易地認為國會參議院也可能會通過《絕對離婚法案》,因為明年的中期選舉即將要開跑了,參議院裡大約有六位將要謀求連任的參議員可能會填重地考慮是否要支持《絕對離婚法案》的大多數民調的問題。
  一向反對離婚法的前參議員,《馬尼拉時報》專欄作家達沓在題為《一個文明問題》的文章中說,隨著公衆對離婚法提案的反對在參議院愈演愈烈,其最狂熱的支持者已經開始討論各種方法,以使其不那麼令人反感,並對已婚夫婦更具吸引力。衆議員埃德塞爾·拉格曼(Edcel Lagman)指出,擬議中的法律將爲離婚夫婦的子女提供經濟支持,並向受影響的配偶提供贍養費,使問題看起來都是經濟問題,離婚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但是達沓懷疑事實並非如此。即使國家承擔離婚配偶的贍養費和對受影響兒童的經濟支持費用,他也看不出這些擬議的“安全網”如何能使離婚成爲下沉婚姻的“救生艇”。因此他說:“顯然,這是爲了減輕擬議中的法律對受影響家庭的打擊。反對離婚的人應該讚賞這種努力;沒有什麼能減少他們對陷入婚姻困境的親友的愛和關心。”
  筆者在這裡要預先告訴大家必須注意的一個問題——離婚法一旦通過,那麼,國會議員必將立法規定以移民法13 A獲得居留權的外僑如果與菲律賓籍的配偶離婚,其居留權可能會隨即失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