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中國洪門發展簡史論稿

江 樺 

    戰后洪門五房恢復活動

    戰後的1945年3月,菲律賓洪門青年團宣告成立,許自彈出任團長,楊漢溪、許扶西、蘇秀環、楊小桐(洪光學校校長楊靜桐的兒子),以及王厚南任常委。同年4月,菲律賓原有的中國洪門五房都恢復了活動,洪光學也復課。是年,菲律賓洪門致公堂響應美國洪門致公總堂的號召,把「菲律賓洪門致公堂」改稱為「菲律賓中國洪門致公黨」,並由許志猛出任理事長。洪門協和競業社由戰前擔任理事長的柯波楚大哥領導龍兄虎弟重整,恢復活動。
    1947年初,中國洪門民治黨的趙趙昱及其兒子到菲律賓,說服建菲律賓洪門組織改為「中國洪門民治黨」,但因「菲律賓洪門致公堂」改稱為「菲律賓中國洪門致公黨」,再加上菲律賓洪門中華進步黨極力反對,趙昱的計畫泡湯了,「中國洪門民治黨」搞不成了,[ 冰淩:《一個華僑革命知識份子的足跡──莊杰鵠同志的一生》,載《雁來紅》第10期,廣州菲律賓歸僑聯誼會編,1995年1月,第27頁] 菲律賓中國洪門五房得以保存與發展至今天。
    1947年,戰前主長菲律賓洪門中華進步黨十多屆的許志北昆仲又再度出任理事長。在李昭河大哥倡議下,菲律賓洪門中華進步黨購得位於岷市仙彬蘭洛街門牌九零九號至九一五號的一座三層舊樓,佔地面積四百平方公尺,價值菲幣一十三萬元,經過維修,又耗費七萬多元,遂於越年入新址辦公。至此,菲律賓洪門中華進步黨終於有自置永久業產,為後來興建新黨所大廈,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48年,創組菲律賓建南銀行的吳道盛昆仲當選為菲律賓洪門中華進步黨理事長,1949年,許志北昆仲復出,任菲律賓洪門中華進步黨第四十一屆理事理事長。
    經過戰後五年的努力,菲律賓華僑經濟欣欣向榮,菲律賓中國洪門五房也穩步發展,為適應新時代的需要,秉公社在1950年開倡組西樂隊。

    洪門在風雨中謀發展

    1950年9月,僑社開始被烏雲籠罩,菲律賓政府以「共嫌」的罪名逮捕20名華僑,兩個月後的1950年11月22日,菲律賓軍事情報機構把洪門進步黨理事長許志北大哥逮捕入獄,隨後,在1951年2月19日被遣配到台灣長期關押至病逝。  
    中華洪門進步黨驟然遭受這種意外打擊,一時處於風雨飄搖之中。幸有楊慶墩大哥在這關鍵時刻,不畏艱難險惡,挺身而出,毅然負起重任,穩定了進步黨大局。
    許志北大哥被逮捕入獄後,菲律賓中國洪門聯合總會,也被菲律賓政府指為「中共駐菲總支部」,人心惶惶,五屬會務及時停頓,成為真空,而洪光學校也被視為「中共在菲的文化宣傳機關」,面臨被關閉的危機。在這關鍵時刻,幸有洪門協和兢業社的劉江水大哥挺身而出,向國民政府派駐菲律賓的陳質平「大使」陳情,並向他保證洪門五屬絕無共產事情 [李蜀水:《洪門聯合總會 近南學校簡介》原載《菲律賓洪門聯合總會第三次全菲昆仲懇親大會暨洪門進步黨棉蘭佬支部成立四十週年紀念特刊》],陳質平也認為,留住「菲律賓中國洪門聯合總會」,有助凝聚菲律賓洪門力量為台灣的國民政府助威。因此,「菲律賓中國洪門聯合總會」得以度過難關,洪光學校在劉江水大哥建議下,更名為「近南學校」,以繼續存在,薪傳中華文化。
    中華洪門進步黨在1953年由李峻峰大哥接任理事長, 1954年組團到台灣慶賀蔣介石就職 [李峻峰:《六十回憶》1976年, 第109頁] ,菲律賓中國洪門組織也因此與台灣建立互動關係。  
    李峻峰大哥在1955年任菲律賓中國洪門聯合會理事長,隨即以菲律賓中國洪門聯合會理事長名譽倡議,在台北召開海外洪門懇親大會,大會所需經費大約二十萬新台幣以上,其中之十五萬新台幣是由李峻峰大哥個人負責,餘款則由馬超俊大哥游說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撥補。在蔣介石的同意下,海外洪門懇親大會在1956年11月8日於台北中山堂光復廳舉行。出席懇親會的菲律賓洪門昆仲有20多位,菲律賓秉公社西樂組也跟隨菲律賓代表團到台灣去演奏。
    1956年6月,洪門近南學校校董會改選,中華洪門進步黨監事長莊杰華大哥任董事長,校董事會乃將二層木屋改建校舍為四層高的水泥大樓。
    自1953年至1975年這22年裡,在中華洪門進步黨除了莊杰華大哥在1959至1961年間任任理事長之外,理事長一職均由李峻峰大哥擔任。中華洪門進步黨在這兩位傑出的龍頭大哥領導下,致力於社會慈善務,多次曾捐助菲律濱紅十字會、國際兒童福利會和免癆會,以及賑濟災民等。同時展開對外文化體育活動。中華洪門進步黨總部足球隊於1965年成立,曾先後於是年及1967年、1968年和1970年四度前赴台灣比賽,均獲得佳績。洪門進步黨總部在1969年動土興建新會所,歷時兩年,新建雄偉的進步黨總部總部大廈在1972年2月20日舉行落成典禮。
    20世紀50年代末期,中華洪門進步黨又著手向外埠發展,重新籌組支部事宜。1958年4月11日,中華洪門進步黨美骨支部在那牙市開山成立,同年九月,中華洪門進步黨棉蘭佬支部籌備小組成立,同時中華洪門進步黨納卯分部原有土地獻捐給納卯善舉公所,闢為該市華僑義山;中華洪門進步黨棉蘭佬支部在1959年吉月初四正式成立。1959年9月中旬,在宿務市成立宿務支部。此時,位於馬尼拉的中華洪門進步黨改稱為「菲律濱洪門進步黨總部」。
    菲律賓洪門進步黨棉蘭佬支部成立以後,會務發展迅速,曾協助組織花鼓隊,組織執事會,并在1962開始出版《紅花亭》季刊18期,為全菲唯一的洪門刊物,後因經濟不足,而總部理事長又答允接辦出版,所以停刊。
    1971年,菲律濱洪門進步黨總部美骨支部北甘瑪仁省分部,以及菲律濱洪門進步黨總部中北呂宋支部相繼成立。1972年,菲律賓洪門進步黨棉蘭佬支部將軍市分部也成立。
    菲律賓洪門進步黨總部棉蘭佬支部、美骨支部和宿務支部的新會所大樓,先后在1966年、1968年和1973年建成。1973年,菲律濱洪門進步黨在總部舉行了「菲律賓洪門進步黨第一次全菲代表聯誼大會」。繼后,每隔?年?行一次。
    1950年至1975年這一段期間,可以查到的文字記錄示出致公黨、秉公社洪門竹林協義團和協和競業社這四個房份發展如下:
    二房的菲律賓中國洪門致公黨的譚百禧、吳起盾、黃清朗等大哥在這段時期先后擔任過理事長。1969年的致公黨理事長是黃清朗大哥,監事長是區順大哥菲。[ 《菲律賓洪門進步黨總部棉蘭佬支部十年年刊》] 雖說致公黨的昆仲以廣東籍貫的華僑為主,但其龍頭大哥也有多少是籍貫福建的華僑。
    三房的菲律賓秉公社在這個時期擔任理事長有王力珍(第廿九屆至卅一屆)、王美洲(第卅二屆至卅四屆)、李法蘇(第卅五至颯六屆) 、王國鏡(卅吉至卅八屆)、黃順情(第卅九屆至四十一屆)和陳聯勝大哥(第四十二屆至四十四)等。秉公社在以上諸位龍頭大哥領導下,積極參展開國民外交,致力於社會慈善之服務,多次到菲律賓孤兒院施賑,捐贈羽毛球會,向菲律賓婦女防盲協會捐獻眼哭基金,向菲律賓大學捐獻樂器,為華僑與菲律賓主流族群和睦相處創造良好環境,在這個期間,秉公社西樂隊除了經常受邀請到全菲律賓各省和市鎮演奏之外,也曾經四度赴台灣訪問。菲律賓秉公社在1959年倡議籌建新會所,因為全體昆仲熱烈響應,1960年隨即在后街仔雨傘巷租地興建新會所。
    四房的洪門竹林協義團在1952年和1953年,由吳修道大哥出任理事長。吳修道大哥在其任理事長期間,倡議租下地皮,興建會所,以利會務發展。其倡議得到全體昆仲熱烈回應,踴躍捐款,於是,洪門竹林協義團的一座有三層大廈的會所落坐在仙賓蘭洛街。繼吳修道大哥之後,任理事長的有黃奕走、張清波、吳文正、施修卿、蔡恩善、蔡奕政、郭國熊、施性煥、蔡得厚、李德濂、董賓祥、洪宗凱大哥等。海外洪門懇親大會在1956年11月8日於台北中山堂光復廳舉行時,洪門竹林協義團的蔡恩善大哥是五位主席之一。施性煥大哥在1968至1969年間出任洪總理事長。1971,年洪門竹林協義團在描戈律市成立菲律賓洪門竹林協義總團西黑省分團。1972年,洪宗凱大哥任理事長,在其任內向業主購買下租貸來建會所的土地,成為菲律賓洪門竹林協義總團產業。1974年,全菲洪門第一次懇親大會在描戈律市召開,菲律賓洪門竹林協義總團西黑省分團承擔出色的協辦工作。
    五房的洪門協和競業社在1950年至1975年這段期間,因為有柯波楚、劉江水、許文仲、林喬木、蘇胡灶、閻長裕、李祖結、林友聯、陳光水和謝水龍等大哥出任理事長,在他們領導下,打開門戶,招現賢納士,吸收新血,人才輩出。柯波楚大哥在這多位龍頭大哥中是任期最長的理事長。他先在戰前的1939年至戰后的1949年擔任第十二屆至二十二屆理事長,後又再在1958年至1961年出任第三十一至三十四屆理事長。
    洪門協和競業社因以「兢兢業業」為自勉,逐在1963年把「競」改為「兢」字,同時以「菲律賓協和兢業社總社」向菲律賓政府註冊備案。同年,菲律賓協和兢業社總社在呂宋平原的丹轆省丹轆社成立了菲律賓協和兢業社總社中北呂宋支社。在中北呂宋發展洪運,開展國民外交,為華僑華人在中北呂宋長久居住與發展創造良好條件。1974年,時任菲律賓協和兢業社總社理事長的林友聯大哥獨自負起了大部分建造費用在建築一座水泥人行橋。此座橋在1975年落成,取名為「協和橋」,當菲律賓協和兢業社總社把這座橋移交給洪門聯合總會後,即更名為「近南橋」。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