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者之異

蕉 椰

  有文友問:「閃小說、微型小說及散文,這三者之間的分別在哪裡?」
  這也是我常在思考的問題。在中國大陸,微型小說與小小說是並存的兩個名稱,都是指字數在一千五百字或一千八百字以下的精短小說。因為有《微型小說選刊》與《小小說選刊》這兩本暢銷雜誌的存在,據說高峰時期每期印刷量達四十萬本,一月兩期,就多達八十萬本。如果統一成一個名稱,其中就會有一本雜誌沒有名義存在,或許這才有兩個名稱共生的現實成因。
  微型小說(小小說)在台灣又稱作「極短篇」,而我許多年前已撰文指出,「極短篇」並無明確定義是小說或散文,只說明文章的長短是「極短」的「篇章」。
  其實,若以長篇、中篇、短篇小說的名稱來名命,微型小說(小小說)的名稱還不如「微篇小說」來得順暢,不過任何名稱都有一個搶佔先機、約定俗成的規律,因此,微型小說預料將來會成為最被接受的名稱!
  微型小說也曾另有一說,即麻雀小說,指其從形式到內核,是麻雀雖小而五臟即全;我卻認為,以一千五百字為上限,微型小說可以五臟不全,有三髒或四髒同樣可以成就一篇好的微型小說。
  也許是微型小說被越寫越長,超過兩千字;又適逢手機短訊興盛與智能手機出現,閃小說順勢崛起,從兩百一十字的三個手機短訊到現在六百字為上限的常規,經歷了十年的摸索到初步成熟。
  閃小說之前有過許多名稱的選擇,其中有個與麻雀小說對應的螞蟻小說,也曾頗受歡迎,不過螞蟻小說終歸缺乏響亮、大氣,最後,「閃小說」名稱脫穎而出,受到從專家學者到廣大讀者的普遍認可與接受,正式成為小說家族繼微型小說之後的第五個成員。
  或可簡而言之,閃小說即是微型小說的壓縮與精簡,其微小說的特徵基本沒變。
  微型小說、閃小說與散文的不同之處,那就不言而喻,那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文體。
  散文包括了隨筆、序跋、日記、書信等等各種書寫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