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上責任、筆下乾坤

林鼎安

  日前,中國第十次文代會,第九次作家代表大會召開,習近平在講話中擲地有聲地號召:“築就時代文藝高峰!”並語重心長地要求每一個文藝工作者,做到“胸中有大義,心裡有人民,肩頭有責任,筆下有乾坤……”
  這是對中國作家、文藝家的希望,同時也是我們菲華作家、作者應以借鑑、努力的。
  一部優秀作品,反映一個社會文化創新創造的能力和水準。老一輩的菲華作家,以文化人、文育人的職責,已完成了自己的歷史使命,留下了不少的文化瑰寶;新一代的作家承前啟後,以創新的姿態,獨到的思想啟迪,潤物細無聲的藝術薰陶,啟迪著菲華人的心靈,不斷地呈獻一批又一批的佳作。
  肩頭有責任,也才有筆下的乾坤。
  不過,有不少的菲華作家仍然困惑著一個問題:如何創新?
  沒有創新,就沒有創造,就沒有引人入勝的、有價值的作品。
  筆者不久前隨陳祖昌先生率領的菲華文化交流團赴杭州參觀訪問,適逢全國文壇大咖會聚西湖,研討了一批杭州作家的新作。筆者借此舉出幾個作品,說一說同是一個題材,如何“出新”,也許對菲華作者有所啟發。
  小說《中產階級看月亮》,非一般的城市文學。寫一位新鮮女性,沒有生活苦難,與男性平等,沒有陰暗性,但虛無、敏感、無力、無能,在錢與月亮這間,選擇“月亮”;
  《外婆史詩》,不落俗套,遵循文學最真摯、最樸素的品質,不是多年來寫爛了的外婆固定化,寫出了與舊上海旗袍高手以及國軍將領之間的愛恨情仇,被譽為:“一部超越苦難的溫情之書。”
  “溫情之春”,也才能更感染人。
  《職稱》《開局》和《第三種人》,寫的是大學知識份子這個獨特群體的焦慮及巨大的內心困惑,把教授們“最瑣碎、無趣的一面扒了層皮地展現出來。”
  作品從情感著手,反映面非常廣闊,無情地揭示了大學管理機制的弊病。
  “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作品主人公獨特,但寫作技巧也要提高,方見其功力。就如習近平說的,講故事,關鍵是怎樣講,講好它。
  讀杭州作家的作品,也不可否認有些青年作者,畢竟年輕、經驗不足,有寫暢銷書的意圖,卻缺乏人性的洞察力,因而在人物關係的推進方面,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生活確是創作的源泉。願廣大菲華作家作者,如習近平說的,“要堅持以強烈的現實主義精神和浪漫主義情懷,觀照人民的生活、命運、情感,表達人民的心願、心情、心聲,立場創作出在人民中傳之久遠的精品力作。”
  菲華社會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走出方寸天地,閱盡大千世界。”過去與現在,都能相信菲華作家、作者筆下定有乾坤,定能寫出無愧於時代,無愧於菲華人的偉大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