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名士

朱曉劍

  湖州徐重慶先生的離世,有些突然。雖知是這早晚的事,自2014年10月中風以來,徐先生就一病不起。他是愛書人,也熱心為書友奔忙,正如北京趙國忠所言:“只要他答應的事,一定有一個滿意的答案。”
  徐先生一介布衣,卻被稱為名士。不只是在湖州,在全國讀書圈,說起徐先生的故事,多而性情。他幫人做事,一心一意,不取報酬。有次,湖州市獎勵其三萬元,作為補貼,他怎麼都不答應:“我做事,不是為賺錢。”那是對文化的愛。
  雖然我跟徐先生沒有交往,但從不同的書友那裏聽說他的故事多矣。為什麼大家敬重徐先生,就是做事認真負責。生前,他與文化名人多有交際,但只出了薄薄的一冊《文苑散葉》,那只是他眾多作品中的一小部分。湖州的朋友為他做《徐重慶文集》,但他還未見到書,已離開了。這是遺憾嗎?在徐先生看來,這或許就是書之命運吧。
  徐先生離開以後,朋友們回憶他的生活點滴、書人書事,滿滿的情懷。我想,這與其職業無關,而是這業餘愛好,成就了徐先生的人生。朋友們在計畫為他出版“紀念文集”,讓更多的人記住這樣可敬的人。
  我在得知徐先生離世的消息之後,就在網路上寫短文介紹他,不到一天的時間裏,15萬人閱讀。這當然是布衣名士的精神傳遞。我想,只要我們肯在業餘做一點有益的事,也是會被人記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