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在身邊

蕉 椰

  曾在專欄公示不再在本地舉辦個人書籍首發式,但一月二十八日卻又悄悄舉辦了去年九月出版的三語詩選,豈不自相矛盾?個中是有原因的。
  聖誕前探訪老友、菲律濱國家藝術家尚尼.荷西老先生,順便攜贈一本三語詩選,隔天他來電話,談起詩選,我表示恭候批評指正,他說我就是來跟你說這本書的,我要在團結書店由國際筆會菲律濱中心替你舉辦首發式,你就知道我對你詩選是什麼評價了!
  荷西老先生曾經兩次挑起與華社的立場論戰,他反對華教、華報與華社,認為華族應該徹底融入菲律濱,他把同化等同了融合。好多年前的首次論戰期間,我與友人登門拜訪,友誼一直延續至今。
  如今他主催要為一位華文詩人的詩選舉辦首發式,這是一份善意的鼓勵,豈可不接受,也是有心人把中文詩歌翻譯成英菲語、希望充當華菲文學交流橋樑的終極目的。
  於是,筆會在主流大報《菲律濱每日詢問者》報、臉書等新媒體發佈了首發式圖文,算是廣而告之;但我不便勞師動眾,故未有動靜,只作為個人與主流文學圈的一次互動而已。
  這本三語詩選由素玲與華謹費心譯成英菲文,本來應該在二零零三年就出版,因自己重讀後覺得主題已與當下的定居心態不太一致,便擱置了十多年,再加入了一些近年創作的較具本土意識的詩作,總算了了十三年前的心願。
  首發式上兩位年齡加起來一百七十八歲的國家藝術家尚尼與Biem Lumbera全程參與,另一位國家藝術家Almario賜序,難怪華謹兄要稱之為高規格。這應該感謝眾緣成就,讓一本難產的小書獲得新生,讓文學與詩不用到遠方就在我們身邊閃光!
  詩選中有首《心燈》,中國大陸的文學評論家戴冠青教授認為是我的文學創作主張,信念像街燈一樣,太陽升起來,街燈閃不閃都有自己的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