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紫 茗

  農曆丁酉年正月初一日(元旦),帶著祝賀鄰居的好意,走到阿金嬸的家,向她道賀新春納福,身體健康,雞年百事如意。
  邇來大岷區治安不靖,郊外地區住宅都把大門緊閉,輕易不讓陌生人進入。阿金嬸的住宅大門裝上電鈴,如果遇見陌生人按鈴,總要盤查清楚才肯讓他進入。
  我也按鈴求見,應聲開門的番婆(佣人)羅里沓認出是熟人;便打開第二個門請我進入,她還露出笑容向我道賀HAPPY NEW YEAR(新年快樂)。看樣子她是想要索討紅包,幸虧我是有備而來沒給她失望。
  進入阿金嬸客廳,我唸出賀歲吉言向她拜年:“恭喜阿金嬸,祝願妳今年雙喜臨門,吉祥如意,喜上加喜,過度一個快樂的雞年。”
  阿金嬸沒有接納我的道賀,反而扮出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嘆聲投訴,她不但沒能享受雙喜臨門的福氣,反倒受了兩苦齊來的孤單處境。
  聽她如此說法,使我好似丈二和尚摸不到頭殼,以為表錯了情,自思阿金嬸在去年公元十二月廿四日為她獨生子娶了媳婦,加上新春賀歲,不就是雙喜入門嗎?怎麼反而招她訴苦呢?
  原來阿金嬸在去年聖誕節前夕,為她的寶貝兒子娶了媳婦,把老舊住宅翻新佈置一番,好讓兩口子新婚滿意住下來,從此一家四口(加上番婆)過渡清靜日子。
  豈料那個新上門的媳婦念過大學,也曾擔任某銀行高級職位,可以算是見過世面的新式摩登女性,她早在結婚之前就跟阿金嬸的兒子約法三章,結婚之後便要建立小家庭,不要與婆家住在一起。
  新春開頭,兩小口子便搬出去在分期付款的小公寓居住,把阿金嬸丟下跟番婆相依為命,使她經驗到那一句:替兒子娶了媳婦,等於變成是她所生的,百般聽訴,完全順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