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深圳 北有雄安?

  靜靜的白洋澱這些天變成了沸騰的海洋。自從國家發布在河北建立雄安新區后,僅僅清明三天小長假,涌進雄安的游客,讓當地人都有些措手不及。游客中不泛大批胸懷大志之士,他們到雄安可不僅僅是觀光或好奇,而是已經認定這里將是一塊投資熱土。來雄安就是要尋找各種機會,從而創出一片屬於自已的偉業。
  是的,這里肯定有機會。國家已把雄安新區的建設提高到了事關中國千年大計的戰略位置上了。南有深圳,北有雄安,中間有浦東,這正是國家層面上的搆想。建設深圳時,是摸著石子過河,有過挫折有過失敗,經過三十多年的摸爬滾打,才成為在中國和世界上具有影響的大都市,也是珠江三角洲的樣板。浦東的建設因為有了深圳的經驗可參照,上海本身也是個國際化的大都市,因此建設起來比較順利,迅度也比較快,几年時間就突飛猛進,成了長江三角洲經濟帶示范區。現在,國家要建設雄安新區,如若成功,它將帶動北方經濟進一步發展,特別對京津翼一體化有著不可估量的影響力。
  曆史上,中國北方經濟一直弱於南方,北方一般出文人、高官,南方都出商賈大享,南北兩地思想活躍程度有很大差別。改革開放初期,把重要的經濟特區放在南方也是有這方面的考量,南方人思想較活躍,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強於北方,敢拼愛贏,創新、創業動力十足,當時南方摸石子過河的時候,北方一些地方還在意識形態方面爭論不休,為姓“資”還是姓“社”展開大討論,好在當時的深圳沒有被卷入這場爭論,勇敢走自已的路,才有了如今的地位。雄安新區所在地河北,經濟一直較弱,活力都被北京吸走,這里的人們也較安於現狀,要建設與深圳浦東比肩的新區,必需付出更多的努力。
  誠然,雄安新區建設,國家一定會在資金、政策往這里傾斜,人才、技朮也會大量涌入。優勢可謂是明顯的。但筆者以為,僅僅這些,對河北來說是相當不夠的,本身底子薄,思想開放程度與南方對比,還存在很大差距。雖然有深圳浦東現成的經驗可供參照,但也不可能全槃復制。河北雄安新區建設,需要河北上下齊動員,思想一定要開放,不能把雄安建成是河北的雄安,應立足全國、面向世界,雄安不再是你河北的雄安了,思想上有了這種准備,才能放開手腳、擼起袖子拼命干。雄安新區建設好了,北方這槃棋就算活了,河北若無此種大局意識,最后的雄安也就有可能淪為全國四處開花的一般經濟區。
  南有深圳,北有雄安,中間還有浦東。雄安想與這兩個地方并駕齊驅,成形三足鼎立的局面,恐怕還有一段漫長的道路要走。

【本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