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問題重回談判磋商軌道 學者稱對穩定局勢至關重要

  【中新社貴陽5月19日電】(中新社記者 張蔚然 張偉)18日至19日,南海局勢出現新進展。中國與東盟國家在中國貴陽宣佈達成“南海行為準則”框架,希望通過制定規則、建立機制來維護南海穩定,中菲南海問題雙邊磋商機制舉行了第一次會議,雙方同意該機制將作為雙方建立信任措施和促進海上合作與海上安全的平台。
  中國知名南海問題專家在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表示,這兩件大事的同時發生,意味著一度以“域外介入”、“訴諸仲裁”為關注點的南海局勢已經“翻篇”,南海問題正以一種更具前瞻性、更積極的方式回歸談判磋商軌道,進入新的階段,這對穩定南海局勢“至關重要”。
  中國與東盟國家18日舉行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第14次高官會和第21次聯合工作組會,審議通過了“南海行為準則”框架。作為整個“準則”磋商的重要階段性成果,它意在為下一步“準則”磋商奠定基礎。值得關注的是,這是一份內部文件,不對外公開的目的之一,是便於下一步磋商有一個寬鬆的政治環境。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阮宗澤說,框架最大的意義在於,讓南海問題回到中國和東盟建立的地區規則基礎上來處理,這個規則就是2002年達成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也意味著各方否定了個別國家過去所採取的“偏離軌道”的做法。
  截至目前,中國與東盟未對“準則”磋商劃定具體時間表,阮宗澤認為這一安排是明智的。磋商取決於各方政治決斷,不僅要相向而行,還得排除干擾,也要看各方是否能朝共同目標努力。
  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吳士存認為,目前來看,後續談判中,除了已知的東盟內部分歧、中國與東盟之間的分歧,域外大國角色也存在不確定性。特朗普現在奉行“美國優先”政策,朝核和叙利亞問題在其外交議程中處於優先位置,南海政策仍在形成之中,所以白宮迄今沒有批准新的航行自由行動,從這一角度講,涉美因素相對平靜;但日本方面“動靜不小”,比如日本與新西蘭近日發表聯合聲明,關切南海“緊張”局勢,並提及南海仲裁案。從發展自身海上力量的角度看,日本未來可能還會有動作。
  綜合各項因素,吳士存指出,“準則”未來磋商之路仍然很長,要有思想準備和合理預期,不大可能一直“一帆風順”,各方需要時間、空間、政治互信以及恰當的氛圍來開展艱難談判。
  在中國與東盟推進對話磋商的同時,中國—菲律賓南海問題雙邊磋商機制第一次會議19日在貴陽舉行。雙方就共同及各自關切的涉海問題交換了看法,同意進一步討論處理有關問題的雙方都能接受的方式,並就推動下階段海上務實合作和探討建立該機制項下的技術工作組等事宜進行了討論。兩國同意該機制將作為雙方建立信任措施和促進海上合作與海上安全的平台,機制每6個月在兩國交替舉行會議。
  阮宗澤表示,中菲磋商機制的啟動對兩國進一步加強溝通磋商,穩定南海局勢至關重要。近年來,兩國從“不談”到“同意談”,邁出了重要、積極的一步,意味著南海問題進入了新階段。
  吳士存認為,中菲通過對話協商處理爭議,也是在給越南、馬來西亞等國釋放信號。如果未來中馬、中越等國之間也能建立磋商機制,這將意味著中國2014年提出的南海問題“雙軌”思路的落地,即有關具體爭議由直接當事國在尊重歷史事實和國際法基礎上,通過談判協商和平解決,南海和平穩定由中國和東盟國家共同加以維護。
  “從這一點講,中菲磋商超越了具體談判,具有巨大象徵意義。”吳士存說。
  外界也普遍關注到,菲律賓方面近日提議與中國一起合作開發南海海域油氣資源。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18日予以積極回應,表示可以搞共同開發。事實上,早在上個世紀,中方就已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建議,此次表態也是對既往政策立場的一次再確認。
  阮宗澤說,由於主權談判漫長複雜,在暫未找到解決辦法的情況下,不排除中菲未來確實可以在共同開發上“先走一步”,讓兩國民眾受益,這種思路應予鼓勵。
  吳士存表示,中國和地區國家曾有過共同開發的先例。2005年,中越菲三國石油公司簽訂聯合海洋地震工作協議,協議合作區總面積超過14萬平方公里,這就是事實意義上的共同開發。中菲今天有意通過共同開發來鞏固雙邊關係,為提昇互信、解決分歧創造良好的條件,具有重要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