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言一句三冬暖

  朋友夫妻倆到美國遊玩,拍回一組很美的相片:兩人手牽手走下山坡,再來個回眸對鏡一笑;或來張搞笑相片,倆人翹唇如魚般高調親吻;或是倆夫妻來張背景美輪美奐的美麗湖景。張張相片都可看出是同行的遊伴們幫他們拍的佳作。有這樣的旅伴,遊玩起來更愉悅。記得還沒數碼相机前,有次我們一群人出門旅行,最後干脆對換相機,這樣為對方拍下的相片,就都存在他們各自的相機裡。
  出門旅行我拍攝最多的是風景照,也喜歡幫旅伴們拍照,偶爾隨意拍下的相片,效果卻意外地好,這種無心之作最令人雀躍。集體出遊,最感溫馨的是與南瀛吟社的詩友們一起出遊。在遊山玩水的同時,常會聽到,看這邊,然後就會聽到卡嚓按快門聲。詩友們看到好視角、好風景,都會自動舉起相機為詩友拍照。
  思及友人曾經很傷感的嘆氣:有次去到一個風景秀麗的湖邊,下了大巴,團友們紛紛競相拍照留影,好為到此一遊留下紀念照。湖畔有塊雞蛋型的大石上刻有湖名,如忘了地名,看了相片就知曉;再加上周邊風景秀麗且翠綠的湖水皆能入鏡,會是一張一舉多得、值得紀念的相片;且這已是最後一站,再上大巴就得告別這美麗湖畔。友人逐遞上相機,要求一起出遊的旅伴幫拍張相片。對方卻不冷不熱地回了一句這有啥好拍的!令她楞在當下,被這軟釘子碰得「灰頭土臉」很不是滋味。悶悶不樂的她暗忖:不就是個易如反掌的小幫忙,何需如此!更何況值不值得拍,取決於入鏡者而非拍照者。為了不留下遺憾,在上巴士前,逐找個閒逛同巴士的團友幫她「圓夢」。
  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自此,每到景色秀麗的地方舉起相機時,那句「有啥好拍的」話語常會跳出來干擾,懊惱的當下令她百思不得其解,更耿耿於懷,一起結伴出門旅行,為何連這小小的舉手之勞都不樂意幫忙,難怪現在出門遊玩的旅人,自拍桿都成了主角,一桿在手,無需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