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喜歡

一 
  筆名事權,始於師大系刊發文。與老三屆同學一起上學,寫詩作文,寫怯怯,寄亦怯怯,擔心弄出笑話來,於是取個別名。
  聽陳祥耀老《五大詩人》和穆克宏老《古典文學》,特喜歡「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句,受其啟迪:若打亂其結構,用斷章取義法,拿了其中兩字,「事權」,「世銓」,剛好普通話之,音同意佳,表示一種態度一種性格,一種期待。合適,適合,且在於可遮掩,便用之。
  說來也怪,啟用該名,不知是骨子裏存有,還是沾了李白的仙氣,猶如服用了廣告名藥,腰板了,背直了,腿腳木了,什麼突出不了,腰椎間盤突出了;什麼都硬不了,狗脾氣硬了……

  曾陪上級考評組到某單位。負責人一見我,握手送來誇獎:「林局,常看到你報上的豆腐塊。」揣測下,其意有三:一在意你,讀你的文章;二你工作忙還寫,勤奮,不容易;三不僅寫,還發表,不簡單。只是不曉豆腐塊之實指,小塊文字,自謙當誇人,把話往小處說。
  尺短寸長,各有所需。只要言之有物,文章再小也是一種努力,一種精神,就有價值。有時補白比空白好。況且,做事時代,容不得我們對手頭工作一絲懈怠。所以,工餘敲短篇、制「豆腐」,養成撿拾時間的好習慣。

  朋友說:讀了你的文字,覺得像孩子話,有的就是孩子文章!常年鄉下,生於斯長於斯工作於斯,外面世界精彩到何種程度知之不多,依然一雙孩子的眼一顆孩子的心。早年無書讀,大學趕了一陣子,總覺底子薄,再怎麼摯愛也作不了大人文章。
  其實,「孩子文章」評說合乎實際。黃以誠老師的臨別留言:「童心出真詩!」為此,即便到了不是寫詩的年紀也要保持著寫詩的童心。童心可以好奇、幻想,純粹。況且,為了這好奇、幻想、純粹,可少去些不必要的應酬和煩惱。孩子文章畢竟真實、樸素和實用。
  三十多年來,從事著教書育人及相關的行當,要求不講方言,可環境和水土使然,即便大學熏染,依然隨口方音土語,叔伯嬸婆之說。無論參加或主持哪一種會議,我講話幾乎離不開引用老嬸老伯或孩子們一些有趣的閑事或掌故。我覺得那是一種真實,一種幽默,一種風趣,況且通俗易懂。難怪,也有朋友說:「你的文章是用閩南話寫成的吧?」
  孫紹振老師臨別贈言:「機遇只屬於那些善於思索、永遠探索的頭腦。」我這人生於六十年代初,大困難時期,先天不足後天缺補,走路和講話都比別人來得遲。愚笨,不善思索,更別說永遠探索,但有股傻勁,不敢輕言放棄。我知道「要做就做最好」只是一種理想,一種願望。所以,我在,我思,我寫。我的一個散文集名叫「為了那可能見不到的邊」,所透露的就是這個意思。

  80年代中後期,黎大航仙先生鼓勵我加入市作協,說可參加一些活動認識一些人,有利提高。沒加入,是沒敢。90年代初,出了詩集,同學說可加入省作協。我回他,只是喜歡,與作家不沾邊的。是沒敢。90年代末00年代初,我分別為學生文安、同事若凡找同學要表格推薦加入省作協,他仍動員我入會,說學習、活動機會多,進步快。我仍沒敢。因為,在我的心中,省作協會員了不起,而我,只是喜歡,不沾邊的。
  2009年底,再出文集,才在學兄與同學鼓勵下申報,2010年4月入省會。這裏還有個原因,女兒開始寫點發點,我的入會是想通過大人的行動對她有所推動。2011年跟孩子一起加入泉州市作協。在我的心裏,喜歡與成名無涉。
  還有一個意思,保留喜歡是為了不甘沉淪,尤其在鄉下中學任教,為了充實自己並給孩子們動力:老師寫了,學生哪有不寫不努力的?!真的,我自己知道,於成名成家,我不是那塊料,也沒那個沖動,至於保留喜歡,為了充實,為了示範。我說過,教書要教出點名堂來,讀書要讀出點樣子來,而寫作,無論論文文學,也要不離不棄……

  長篇巨制作不來,又不忍丟掉喜歡,從小事寫起,從家事寫起,從自己寫起,容易也有東西寫。況且,無需刻意特意,想起就寫。
  孫漢洲先生評說:「人過中年,看淡了世事的浮華,所以這裏沒有堆砌的辭藻,也沒有引人入勝的仙境美景,有的是作者對於個人、對於他人、對於社會靜靜的體悟和思考,有的是作者在親力親為中的坦蕩與真誠,還有他那一顆赤城灼灼的博愛之心。」「娓娓道來,促膝談心的姿態,也許少了點雄辯群儒、指點江山的傲氣,少了點雨夜秉燭、巴山夜雨的浪漫,但卻添了些許睿智,些許淡定。」「說作者書卷氣很重也好,說作者太過老實也罷,我想,無論是品味高雅的文人賢士,還是吞食著文化套餐的凡夫俗子,在喧囂的大環境中讀這樣的書,誰不會有一份觸動,一份感悟呢?」「好的文章對心靈都是一次洗禮、滌蕩,讓真誠的、善良的、美好的東西搖曳在心間,這不正是每一個有理想的人心目中苛求已久的聖地嗎?打開一扇窗,要往哪可能見不到的邊,一股秋日的絲絲涼意拂面而來,冷卻下躁動不安的心情,在林世銓先生寧靜的筆下咀嚼人生的百味,思索曾經的點點滴滴。」(孫漢洲《為了那可能見不到的邊·序》)
  志澤先生也說,我的真情文字要保持。並說現今能保有純真的東西已經不多。他說,他很看好我的,很期待。我想努力,就是底子薄,總是長不大,寫不好。
  感恩,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