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正義還是值得歡迎

  馬洛洛省地區審判法庭昨天判決前陸軍少將巴巴蘭、奧索溜二十年又一天至四十年徒刑,並科以十萬比索和二十萬比索的罰金。他們罪名是,於二零零六年綁架和非法拘留兩名國立菲律賓大學女學生。法庭還簽令,逮捕至今仍在逃的另一名被告希拉溜。
  二零零六年菲大學生謝琳和加仁突然失蹤,左派組織指出,當時擔任陸軍第七步兵師的巴巴蘭指揮官與這些學生失蹤案子有關。這兩名女學生被指為新人民軍的成員。後來法庭對巴巴蘭頒佈逮捕令,他一度潛逃,但是終於在二零一四年把他逮捕歸案,至今仍被關押在監獄裡。
  對左派團體對他的指控,巴巴蘭等人一概加以否認,但是證據明確,他無法抵賴。他起初被關在武六幹省監獄裡,後來移到文尼法壽堡監獄。昨天是主審法官法官沓馬育宣佈對他的判決。
  鑒於這起綁架學生的案子手段毒辣,影響惡劣,軍方為他背了黑鍋,因此當時成為一起轟動社會的新聞。十二年過去了,現在兇手才受到法律的制裁,司法正義來得太晚了,不過還是獲得各方的積極反應。
  參議員狄里侖、依奚斯道、洪蒂未洛斯等人,均對這個案子的判決作出積極的反應,對法庭的決定表示讚揚。參議員狄里侖表示,武六干幹法庭判決巴巴蘭等人長期監禁,這如同是司法過程的一盞明燈。參議員依奚斯道則說,這個判決時菲大學生的一個“勝利”。參議員洪蒂未洛斯表示,法庭的判決對那些違反人權人士是一個教訓和警告。
  司法部長義瓦拉昨天也對這個案子的判決作出回應。他歡迎武六幹地區審判法庭第十五分庭對巴巴蘭案子的判決,司法可能來得遲一點,但是終於來了,讓我們相信這一點。作為一名政府官員,他能夠站在學生一邊,發表這種言論委實不容易。
  二零零六年期間,當時軍方曾經對左派學生和進步人士進行迫害,導致不少學生失蹤的失蹤,被暗殺的被暗殺。現任參議員轆順因與當局不和,也被安了一個罪名,最後只好逃出國避避風頭。
  到目前為止,巴巴蘭還是一口咬定那兩名菲大女學生的失蹤與他無關,但是這個事件卻是發生在他的轄區,他能夠擺脫得了關係嗎?況且,據被害者的家屬和左派團體的指控,證據確鑿,他還是無法擺脫這個關係的。
  這起學生失蹤和被綁架事件發生在十二年前,而巴巴蘭一直到二零一四年才被捕歸案,現在法庭對他作出判決,雖然正義來得遲一點,不過對受害者家屬和一直為他們爭取司法正義的團體來說,終於有了交代。軍方應該從這個案子汲取教訓,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不可隨便定罪,也不可以莫須有的罪名加害於人,更不可採取綁架等惡劣手法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