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節後說感恩

  這幾天,微信朋友圈關於“感恩”的話兒已經少了,甚至幾乎沒啦。不象感恩節那天如此突然鋪天蓋地,似海水洶涌般地壓將過來。
  心裡理解著,這也許只是一種節日的氛圍罷了。
  但心裡也有不清爽,是為一些人僅把這當作是一種儀式般的過一回西方節日時髦一下而已。
  打開百度,對於“感”字的注釋是:從感從心。咸,全部。咸心為感,心完全被觸動。
  故者,感恩必須是真情實意的,而不是僅僅要兩三招花草步走個過場。
  感恩有你,從親、從師、從友,無所不往。
  這裡特別要說的是感恩父母。
  我在基層上班,面對面接觸群眾事務比較多。
  先說三兩不懂感恩的事例。
  曾經一位阿婆向我訴說:還是只生一個好,免得老人被推來托去。我問為什麼?阿婆說:生一個,再不孝,沒處推托,可以死賴著。原來,阿婆那四五對兒子兒媳將老人當皮球踢。這個說,老人大家有份,為什麼要住我這裡。那個說,我自己都沒多剩,去那邊吃吧。
  另有一家,也是子女四五個。前面那個是沒錢的媽,現在這個卻是有錢的爸。可是就因為有錢,這個當爸的也可憐。老伴已逝,如今子女吵著要當爸的提前把錢散分大家,以免今後有爭議。當爸的不衕意,於是乎,眾子女立馬衕一戰線。老人立馬被孤立,甚至辛苦病痛無人過問。
  閩南有句諷刺俗語叫:多子餓死爸。
  還有一句相當有諷刺的叫:生前沒人認,死後一大陣。
  老人家活著的時候被子女們不慎遺忘。死去出殯時,子女們為不失顏面,花大錢請來好幾支陣頭。有唱戲的、揮淚痛哭戲仔的《二十四孝》。也有管弦樂隊的,各種流行樂曲齊奏,著實讓老人家瀟灑走了一回。
  二十四孝的故事,是中國古代的民間故事。對於年輕人,或許已經是“過氣”的傳說。但,若認真品味起來,又似乎并不遙遠。棄官尋母、恣蚊飽血、臥冰求鯉……
  古今生活方式是有差異,但傳統的倫理美德理念卻不准許丟失。
  和朋友們說過這個話題,出生在六七十年代的我們這伙人,父母們幾乎是從貧窮的歲月中拼爬出來的。為了兒女的生活,他們用擠干血汗的方式生存著。當我們成家立業後,他們老了。而此時,我們要麼因為工作忙,要麼因為小家庭瑣事,不知不覺淡忘了父母。只會在某些日子裡,才偶然想起他們。
  的的確確,父母們無私地給了我們很多,可我們給了他們什麼?
  莫泊桑說過:人世間最美麗的情景是出現在我們懷念父母的時候。
  那一年,七十歲的母親出了車禍。在醫院的重症病房外,我忍不住放聲痛哭。好在命運之神眷顧,把母親從死神手中奪回。
  住院的那段日子。我執意不請護工,堅持要所有家人們自己看護。這不是舍不得錢,而是覺得很少為母親直接操勞過,這種責任義不容辭。
  母親病愈後,為了照顧她總是閑不住的習慣,我特意把十幾平方的花壇裡的花移掉,當作母親農作的菜地。母親每天提些水,精心地護著這塊園子。綠油的青菜是母親每天的歡喜心情。
  如此與兒孫們在一起快樂地生活著,母親的日子過得很充實。
  有一首歌已經流行了二十年。
  詞作者車行,工作前時常會和父親斗嘴,工作後很少回家。那年,父親去世後,有一次車行在出差的路上,突然想起在世時的父親,心中倍感內疚與後悔,也有了深情的感悟。他即刻提筆寫下了歌詞。回來後,他把歌詞給了曲作家戚建波。戚建波還沒把歌詞看完就已經感動得熱淚盈眶,十幾分鐘就譜好了曲。
  這就是《常回家看看》:找點空閑,找點時間,領著孩子,常回家看看。帶上笑容,帶上祝願……老人不圖兒女為家做多大貢獻,一輩子不容易就圖個團團圓圓……一輩子總操心就問個平平安安……
  是啊,就這麼簡單,媽媽只准備了一些嘮叨,爸爸准備了一桌好飯。就等待著你經常回到身邊陪陪足夠。
  想想,當我們隨手復制來那些優美的感恩詞句發朋友圈時,我們的父母們又在你這個圈裡嗎?
  只需要一些實實在在的,就需要一些朴朴實實的,僅需要一些真情實感的……
  《說文》曰:感,動人心也。
  所以,我想說:感恩,不能僅僅是在感恩節時才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