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掠影(七題)

四、暖流

 

  年僅13歲丘枚剛上初中就得了白血症。但她家境貧寒,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治療一段時間後,家裡的積蓄幾乎花光。
  為了丘枚能繼續治療,一段時間來,她的堂叔堂伯等親人帶著一摞救助信到處為她求助“化緣”。我跑電視台,求助記者報道;你找民政局或慈善總會,尋求資助;他進入學校,遞上救助信……
  很快,得到了社會上愛心人士的紛紛回應——
  一條條短信紛至沓來,或——愛笑的女孩子,運氣不會太差。你是最棒的,我們相信你能戰勝白血病魔!或——阿枚,陽光為你燦爛,彩虹為你妖嬈,群星為你閃爍,月光為你皎潔。我的不變的情誼只為你!祝你早日康復!或——白血病并非不可治療的,心態樂觀,積極治療,護理得當,一切都會過去的。祝你早日恢復健康!或——我是內蒙某公司的,叫某某,在網上看到你的求助信,我們正在開展救助血液病患者的愛心活動,可以免費贈送三個月的“頤寧多?”。這藥可以增強免疫力。請提供……如一縷縷陽光從四面八方投射到一位如花似玉的女孩身上。
  八、九年過去了,一朵鮮花依然粲然盛開著……

五、陪伴

  夜色暗下來,小區路燈亮起來了。我帶著小孫女在小區裡走一走,兜一兜。小區不大,只有三兩幢樓緊挨著,僅存一條通道,我們就圍著這幢高樓轉悠幾圈。
  過了一會兒,小孫女或許有點倦意,就說她要去小區門口一家小型超市門前坐搖搖車。小孫女是搖搖車的常客,沒少在這車身上花錢。我是個怕花錢的人,每當小孫女說要做什麼,凡是要花錢的,我都會隨便敷衍一下,搪塞過去。
  來到搖搖車跟前,小孫女興致勃勃地坐上去,雙手緊握搖搖車方向槃,樂悠悠地左轉右轉。但,沒有往車上塞入硬幣,搖搖車就不抖動起來,所以,小孫女只坐一會兒就停下來,問:“爺爺,你有硬幣嗎?”
  小孫女真聽話,玩了一下,抬起頭,望望星空,驚叫:“爺爺,飛機——你看!”
  “飛機!你坐過嗎?”小孫女是坐過飛機的,每當看到飛機就有一種興奮感,都會叫起來。我順著孫女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夜空中兩點紅光一閃一閃地向著遠方飛去……
  “坐過啊!”小孫女很神氣,“是爸爸帶我去坐的。” 
  “哦,你真幸福,那麼小就坐過飛機!”我甚是歡心,“你爺爺到現在還沒坐過飛機哦!” 
  “你,可要加油哦!” 小孫女看著我……
  是呀!加油——你我都准備好了嗎?

六、何時燕歸來

  “幌”的一下,一個人擦身而過。
  嘿——這人怎麼這麼臉熟?二三十歲,臉白皙,顴骨微凸,戴眼鏡,似曾相識。尤其是那副眼鏡,更像是“燕崽”……莫非……?
  不,那麼多年了,眼鏡不可能沒換。再說,天下相貌相似的人很多,怎麼會那麼巧呢?
  哎——“燕崽”從那年離家出走至今,已十多年了。十多年來,雖然到處張貼尋人啟事,或掛QQ,或微博……能想到的,只要有一線希望,就去做,期待奇跡出現。但每次都無功而返,有時似乎有了希望,等人去到其眼前時,卻不是……日子,就這樣在希望與失望反復輪流更迭的尋找中悄悄地溜走,從未放棄任何可能的機會。
  轉過身,我尾隨過去。那人好像察覺到什麼,便放慢腳步,回頭看。剎那間,我再次看到他,那臉,那眼鏡……太像了,會是“燕崽”?
  既然這樣,能說些什麼?我只好悻悻地轉身往外走,心裡嘀咕著:似曾相識,何時燕歸來?

七、退燒

  孫兒發燒,還未退去。
  已經兩天,整個人都蔫了。
  孫兒斷奶後,老婆把孫兒帶回老家照顧,一日一變樣,越養越好看。沒想到,近日孫兒感冒,發高燒。老婆火急火燎地抱著孫兒去看醫生。服藥後,孫兒高燒一時退去。但,過不了多久,又反彈上來。再服藥,體溫即降。稍後,體溫又反串……如此這般,反反復復,折騰一兩天,病情還是沒有好轉。今晚似乎更厲害,孫兒渾身滾燙似火,昏昏沉沉,有時還哭哭啼啼。老婆一直抱著孫兒,哼呵不停,在屋子裡來回踱步。
  我看在眼裡,心急如焚,便提議:“用溫水擦拭,看體溫能否下降。”說完便去打盆溫水給老婆。老婆讓孫兒躺床上,拿毛巾蘸溫水擦拭孫兒的額頭、腋下、肘部、掌心、足心……忙個不停,但作用不大。  
  過會兒,老婆說:“我看,要去縣醫院看下。孫兒燒不退,我好害怕。”遙想當年,她顧兒女,從不說“怕”字,爾今顧孫兒,卻……
  此時,已是子夜,沒有公交車,想用摩托車載,風較大,萬一……思慮片刻,只好滴滴打車,直抵醫院。
  醫生先給孫兒試體溫,一看38.1℃,便問:“有用藥嗎?”
  “有,就是效果不大,一直燒、退。”老婆邊說邊翻袋子拿出一些藥,“這些就是這兩天吃的藥。”
  醫生看了看藥,說:“塞肛門退燒藥,開幾支拿回去用,溫度就會降下來。要是還不退,你這瓶紅藥水繼續給他喝……”
  折回後,老婆寸步不離地守著孫兒,又是整夜合不攏眼……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