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芒發光

  我特別喜歡閱讀台灣的《文訊》文學月刊,每期都能瞭解到許多台灣的文壇信息與活動,如最新一期(二零一九年二月號)有:一,釀字工坊的沙龍講座、好編推好書等。二,台北文學季.文學移動之街角遇見說書人。三,台灣書展講座之經典復刻:作家的第一本書。四,親愛的,讀書會。五,《幼獅文藝》春季寫作班召生。六,2019線上雜誌生活節:讀雜誌真好。七,我們的文學夢:陳玉慧講座。八,台灣文學發展基金會捐助辦法等。
  為什麼我要不厭其煩的列出這些活動名稱,只不過希望提供給菲華文學界參照,一是內容的選擇,二是創意名稱的設定。
  《文訊》總編封德屏曾應邀訪菲分享她的編輯經驗與《文訊》愈挫愈勇的境遇,《文訊》主要靠其專業編輯團隊,競標政府與相關機構的文學項目而獲得辦刊經費生存下來的。要知道,純文學刊物想靠讀者訂閱與廣告存活,那是做白日夢。《文訊》是通過編刊編書、辦活動、開餐廳、經營文創產業等形成一條文學產業鏈,靠多方努力來維持與發展的,其挑戰難度可想而知。
  我自二零一三年開始籌辦《馬尼拉人文講壇》,至今已連續舉辦十屆。近些年則不定期舉辦攝影詩展、晉江人文與安海風光圖片展、讀書會、書法展、美術展等文化活動,總結出一條規律,既要持續不斷地開辦,又要廣結善緣地多家聯辦,而非小圈子遊戲。我借由創作、組稿編刊編書、聯繫辦活動、出國演講交流等各種方式,既打開自己的視角與眼界,也引進不少文學新思潮新樣式,比如閃小說、截句等等。
  東南亞華文文壇,文學活動辦得最多最富創意的應屬新加坡,接下來依次有馬來西亞、印尼、泰國、緬甸等,菲律濱介於泰、緬之間,說起來還真有點落後了。只要文學的薪傳不滅,東南亞、乃至菲華的華文文學活動,必將逆流而上,星芒也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