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賢戴金樹兩三事

  此次回鄉,為整理村史,走訪數位鄉賢,瞭解彼等經歷以及家鄉若干掌故。一部史冊,人物不可或缺,否則不能構成歷史。維其訪問,方能瞭解家鄉演變過程,從中獲益不菲!
  戴金樹,八十七高齡,系老家輩分最高者。戴氏家族現行輩分是:……為、文、奇、秀、金、谷、鳳、龍、璧、祖、開、宗……其輩分甚高,環視當今詩山碼頭等地,無人能出其右。
  記憶中,他少年期間已擔任村民兵大隊長,肩背步槍,威風凜凜。日前余到其府上閒聊時,已是奔九年齡老人,腿部乏力,不良於行。曾幾何時,他曾經是詩淘碼地區一位活躍人物呢!
  一邊品茗,一邊聊天,寒風徐徐,打開話匣子。他稱,五零年代後他在鄉里擔任民兵大隊長。公社化年代,出任過大庭、楓樹、金淘等地的幹部。當時工資微博,僅有十八元,後來增至二十四元,然工作繁忙,擔子並不輕鬆。
  碼頭公社成立後,任在公社工作,擔任片區幹部,直到六十歲退休為止。他稱,當年退休時工資已升到近三百元,現每月退休金高達五千餘元!
  閒談中,他回憶當年在村裡的同輩人,其中有碧水、淑雲等人。碧水是馬來西亞歸僑,回國後擔任大隊公安。大公無私,審批多人赴港定居,自家兒子一人也沒去。甚為難得,現今這種人不多矣!
  退休後,金樹一直在家務農,粗茶淡飯,撫養子女,盡心盡力,樂在其中。兄弟姐妹十一人,么妹金英還是筆者小學的同學呢!其膝下有三子,均已長大成人,事業有成。年過耄耋,身體尚健,維腿部乏力,需以輪椅代步。現兒孫繞膝,含飴弄孫,生活幸福,安享晚年。
  臘月下午,寒意逼人。我等?聊?餘,氣氛尚可,瞭解諸多事情。眼看時間不多,茶水已涼,該是告辭時候。同金樹叔握手告辭,由其公子國森以摩托送我返回洋園小區寓所。

——《己亥回鄉拾遺》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