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藝術追尋歷程兼記自得畫會十週年回顧展

趙淑慧

  在我青澀的少女時代,在嚴峻的升學壓力之下,藝術曾經是我可望不可及的夢想。
  大學順利進入淡江中文系之後,終於能如願以償加入篆刻社,經過文字學的基本認識,瞭解篆刻與書法的緊密關連,一頭栽進這個冷門但變化萬千的藝術形態。在印石的方寸之間安排所有字體變化的可能性,得到創作結果的那一瞬間,心中的成就感就如同其他的藝術創作形式的創作者一般,從年少時期對藝術覺得遙不可及,至此自己也能夠成為創作者的一員,實ㄧ樂事也。
  結婚後離開了台灣這片滋養著我的文化土地,定居馬尼拉,經朋友介紹進入蔡秀雲老師門下開始學習國畫,讓我這個從前只知執筆寫書法,作篆刻的門外漢有機會見識用毛筆可以創作出的另一種藝術形式,而水墨國畫有我最喜歡的中國元素,即使不用任何顏料,單用墨汁,以墨色濃淡也可以創造出千變萬化的作品,以及所謂山水畫中的「留白」並不是「無」,而是有著無限可能的「空」的中國哲學意境。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摸索之後,我漸感覺到閉門造車必然有所不足,中國繪畫作為傳統文化的一大元素,歷史上的那些知名畫家的畫作,究竟是什麼樣子呢?於是轉而尋求書本上的介紹,研讀中國繪畫史,進而追索名家畫作,經由外子的全力支持,費時費心到處尋訪,一套套印刷精美的歷代名家畫冊就由台灣,大陸源源不絕的進入我的書齋,讓我得以不用出門,就與這些大師們的精彩作品近距離接觸,每每捧讀之餘不由得歡喜讚嘆。歡喜於自己與他們的作品就可以心領神會,讚嘆則在於他們如此高的藝術地位及成就,以自己的平凡資質即使窮極一生也無法達到。儘管如此,我依然樂此不疲,從書法,繪畫轉而欣賞其他中國傳統文化藝術形式,或雕刻,或傢具,或建築,乃至於佛教文化藝術等等,並趁每年赴中國旅遊之便,走訪各地博物館,參觀各種收藏品,看得越多越發感覺在浩瀚博大的中國文化之前,自身所知所學的不足,並以身為一個中國傳統文化的欣賞者及粉絲為樂、為榮。
  自得畫會成立至今正好10週年,回想我在獲選為第二任會長時,以提升畫友們的眼界為目標,做過一番努力,為提供畫友們觀摩其他名家畫作的機會,捐出部分自己的藏書及畫冊,開辦小型圖書室,開放畫友們借閱。甚至準備了小型發表會,以王翬山水畫及惲壽平的花鳥畫為題,自己準備講稿資料,掃瞄畫作做成幻燈片,在畫會定期雅集時,做一次完整的發表呈現,希望由此拋磚引玉,讓其他學有專攻的畫友們也願意分享他們的心得,也獲得畫友們相當的肯定及迴響。
  除此之外,為了準備一年一度的中秋擲骰子聯歡會,我特地到北京專賣文房用品的琉璃廠, 四處蒐羅與畫畫有關的文房用品,造型優雅的紅木紙鎮,筆架,筆山,筆筒,硯滴等等,這些都是在菲律賓鮮少看到的東西,得到這些禮物,畫友們個個眉開眼笑,直說這是他們歷年來中秋聯歡所得到最好的禮物。
  我深信,在人一生的精神生活中,對於美的事物的追求佔據相當重要的一部分,也很慶幸自己的藝術追尋歷程中由書法,篆刻,繪畫,旁及其他與中華傳統文化有關聯的藝術形式,外子在此過程中一直對我鼓勵有加,並ㄧ直伴隨在我身旁一起悠遊其中,是我人生中一大幸事。在未來的日子裡可以一同攜手看遍名山大川,賞遍藝術精品,予願足矣。
  適逢自得畫會十週年回顧展,洪秘書長仁玉囑我為文一篇,盛情難卻,是為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