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 生 論 政

柯 林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一個國家不管多富強,也會面臨外國威脅,種族糾紛,社會動盪,治安不寧,經濟衰退種種問題。中國面臨問題也不少,首先有大國統一情結,不像一些國家對鬧獨立地區的態度:長痛不如短痛,你要獨立,公投解決,免得虛耗資源。
  中國分離分子搞獨立的地區有新疆、西藏、台灣、香港。新疆地廣人稀,漢人已超過少數民族,但搞分裂的回教徒很兇殘,在外國組織支持下,不時在各地鬧事。中國政府因應之道十分正確,在車站、機場、碼頭,以及人多處,佈下眾多保安人員,恐怖分子很難得逞。何況國家情報網細密,當地居民生活不斷好轉,不夠資格稱獨立運動的恐怖活動,將會消聲匿跡。
  鼓吹藏獨,在迷信藏民中擁有極高聲望的達賴最沒有前途,因為時間站在中國一邊。達賴喇嘛已經八十餘歲,最多只能再活十年八年,他去世後,中國可以尋找轉世靈童,施以國家、民族、宗教的正確觀念。也許達賴臨終或會施出絕招:聲明不再轉世。那正好,在印度的流亡政府將永遠失去精神領導。
  最沒有條件講獨立的是港獨,連英國本身也不支持;美國不是以前宗主國,要人數典忘祖不容易。特區教育失敗,港獨在青年人中有一定市場。有一個很奇怪現象:以前港英執政時,大專學生多左傾;回歸後,他們卻「逢中必反」。這不能完全歸咎外國勢力煽動,特區政府不符民望也是主因。香港政府的清廉、有效率一向是大陸學習對象,中國讓香港經濟好轉,港獨絕對不成氣候。
  台獨最棘手,民調顯示民眾百分之七十五有台獨傾向,而且比例一直增加,因為深藍人士凋零。以前台灣政府夢想反攻大陸,不斷醜化「共匪」,仇中、恐中植入一般人基因。中國政府的難處是軟硬不得,最近鷹派有武力解決傾向,這是下策。內戰最悲慘,用武力換來仇恨最要不得。最好的辦法還是讓台灣自動向已經富強,漸漸開明講法治的中國投懷送抱。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