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報紙日期:  2018-08-10

文化反思

蕉椰
2018-08-10

  要在非常商業化環境的菲華社會推動文化,確實存在頗多的難處與難度,很值得檢驗與思考。尤其是當社團慶典愈來愈豪華、愈庸俗時,文化推廣更是應該落力提振並逆流而上。
  翻開報紙,隨便瀏覽一下便會發現許多小小鄉會、校友會的就職慶典,國外來賓動不動就是一百人以上,一個四天三晚的慶典含迎送會、遊覽結算下來,起碼三百萬菲幣起跳,有些超豪華的,甚至開費高達一兩千萬菲幣,怎麼算出來的?我不說,你懂得。
  然而,華社文化活動的開展卻運行如牛,舉步維艱。原因要分兩部分,一內一外。內部是各文藝社團成員逐漸凋零,邁向集體高齡化,新進作者尚在發掘、磨練階段,加上各組織各行其道,文人又多務虛,想法各異本是好事,但往往在探討、研議過程中起衝突、鬧意見,無法真正做到精誠合作。造成一種舉辦文藝活動,文學界參與者寡的奇特現象。對我而言,是要看出這種現象的核心弊端,即外在方面是整個華社對文化的冷感與漠視。
  文化是根植心靈的修養,菲華社會如果沒有文化的支柱來參與支撐,將來很難走得長遠。不過,推廣文化並非文化界的專利,而是全華社的責任。我們需要舉辦有格調的美術展覽,而不是趕集式的大雜燴。我們需要持續性、品牌式的創新文學活動,諸如文學講壇、徵文比賽、研討會、研習班、文藝營等等,哪怕是小型的也無妨,其重要性在於普及化、天女散花式的遍地開花、星火燎原,這必會帶來一種繁花似錦的熱能量、正能量。
  所以我在撰寫菲律濱華文作家協會二零一六至一八年的會務總結時,用的文題是《不忘創作初心,牢記文學使命》,沒有創作,就沒有發言優勢;沒有使命感,就沒有責任意識。
  我用反向詩維來寫詩,也用文化反思來扣i問自己,我做了多少?我盡力了嗎?我還有多少創意未曾落實、踐行?多給自己一些提問,就會多一些思考,自然也會帶動更多的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