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報紙日期:  2019-02-11

雪,不只是一種美麗

吳紅岩
2019-02-11

  下雪了!下大雪了!
  我昨天就有這種預感,雖然并沒有看天氣預報。只是憑著這麼多年的直覺。
  從小生在這裡長在這裡,我對老天的表情再熟悉不過了。在海邊長大,看海上的云,聽海上的風,就知道天是要哭還是要笑,是要發脾氣,還是激情涌起了。
  今天還沒起床,就聽到院裡的鐵鍁大戰了。心裡一陣竊喜,跳起直奔窗前,終於,一個冬天裡的心事落地了——今年的冬天總算對我們有了個交待。因為一到冬天,心裡總揣著一個悶悶的心事,就是惦記著、盼望著下幾場大雪。如果光是下一點小雪,太沒意思,太不過癮了,稀稀拉拉飄幾個雪花,怎麼好意思給人看!只有下大雪,漫天的、厚厚的、睜不開眼的、沒過腳背的,鵝毛般的飄上一兩個小時,飄上一天的,才覺著心裡舒坦。你才會心裡大喊一聲——這就是冬天的美麗!
  昨晚的大雪,就像往年常常出現的一樣,如精靈一般出沒在夜裡。雪夜前的白天,天空往往使勁陰沉著臉,一點燦爛也沒有。風,更是不能有的。到了夜晚,在無人打擾的時候,在吵鬧得人們安靜下來進入夢鄉以後,精靈們才悄無聲息的、慢慢地從天邊的某個角落溜出, 一點又一點的,漸漸地越聚越多,開始在空中盡情飄舞,撒歡、飛轉、無拘無束、自由自在,什麼華爾玆、芭蕾,反正他們就是“舞的精靈”,舞的王子,舞的皇後!轉體直落,再轉體再直落,縱情舞動、任意翻滾!如若你半夜起床,偷偷拉開一道窗簾縫,悄悄向外望去,你會看到路燈光照耀下的那一群群精靈們通體閃亮,狂舞得不知了東西南北,歡快得相互撞懷,這時你一定會恨不得自己也變成一個小精靈,與他們在紅黃明亮的燈光籠罩下相擁而舞。
  待她們玩耍個痛快,到天亮時才依依收身,歇息去了。這時,她們把雪的魂帶走了,只留下一張無邊的大白紙,想寫想畫想刻想雕,隨你所好。總之,這些精靈們來到這個世界似乎就是為了留下一片蒼蒼茫茫的干淨,還有雪後藍得透明的天空,鮮的潤喉的空氣,和即將到來的豐年了。
  可是,雪,不只是一種美麗。
  在我們這個離東北還很遠的海濱城市,雪的厚度,下雪的頻率真不比東北差多少。記得有一年,大雪不間斷的連續下了半個多月,我每天起床後干的第一件事兒就是拉開窗簾,然後大呼小叫的喊醒孩子,興奮得拖起孩子她爸,慶祝又一個清新干淨的新的一天的到來,幾乎天天如此,樂此不疲。那個時候,我就像又倒著長成了一個小女孩。家人笑我,不理,更不改。那是一個多麼令人回味、懷念的冬天啊。
  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是喜歡大雪的。每當大片的雪花落下,整個世界像是都跟著沉靜了下來。原來前不見頭後不見尾的車水馬龍一下子短了很多,似乎也沒有了往日的匆忙,在緩緩的前行中少了些躁氣。那些每天擠公交車擠得頭昏腦漲的上班族們難得有了個好的借口,坐上了自己的“11路”車,愉快上路。徒步而行,給了自己一個呼吸新鮮空氣、踏雪賞雪玩雪的機會。尤其是早早出門的人們,在茫茫的、厚厚的雪地裡留下第一只腳印時的心情可能會讓他一天都有種成就感吧?那一串串腳印,是對自己勤勞的印證和褒獎,是留給後來人的驚喜和激勵,也是自己心情的一次長長的釋放。你,有過這種感覺麼?這種感覺,借用畫家黃永玉先生的奔放語言,是真“他媽的”爽啊。語糙就糙點吧,不這樣說實在是不過癮哪。
  在街上走著,若雪還再繼續,那大片的雪花會“噗噗”的落在你身上頭上,甚至眼睛裡,她們鑽到哪兒你都是高興的,對吧?你不斷地將她們從身上拍打下來,像是在做著好玩的游戲一般,對吧?你邊走邊跺著腳,你想起了兒時不正經的走路,有沒有?
  很快,雪人堆起來了,各種各樣,歪鼻子斜眼的,長鼻子卷發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俊的丑的,一路走來,一路觀賞,一路痴笑,愛死人了。
  孩子們更是歡喜的不得了,直接就躺在雪地裡滾了起來。這時,滿大街看到的似乎都是孩子了:一把胡子的“孩子”;步履蹣跚的孩子;高大威猛的孩子;領著孩子的孩子……人們被大雪激活了,人們被精靈們點燃了。昨天還心事重重的人們,今天竟在雪中忘掉了一切煩惱;晚上還在被抑郁的夢魘籠罩,今早竟讓一場大雪掃蕩的無影無蹤。即使你不出門呆在家裡,你也會被雪融化,你也會感到心裡前所未有的沉靜和安詳。你會坐在窗前靜靜地望著他們,半天不動。雪花的味道,透過玻璃,已然飄了進來,涼絲絲的,輕柔柔的,軟綿綿的。對,那是一種暗香,一種清香,一種無香。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那個江上老翁獨自一人坐在茫茫大雪中到底釣到了什麼呢? 禪心?定力?還是……
  雪,放慢了人們匆忙的腳步,收攏了人們忙碌的心靈,剎住了人們不甘不願的欲望列車……
  一杯暖茶,一碟瓜子,一壺小酒,一槃小菜,簡簡單單,平平常常,就著窗外飄進的雪花的味道,美美的啜一口茶,嗑一粒瓜子,咂吧一下嘴,箝一筷子小菜,想起兒時的歡快,打雪仗,滑雪出溜,感嘆一句:最美人生不過如此吧,何必呢?
  雪,讓人們回歸了童真,重現了稚氣,還原了天性,看見了真實的自己。
  雪,請你不要停下。讓我們在純真的時代再多待會兒好麼?
  雪,謝謝你的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