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與美國「同歸於盡」的能力

黃信怡

 

  對蔡英文與特朗普這兩個傢伙的研判,中國那些務實派學者比理想主義者精準得多。因為理想主義者往往是想當然的以為,而務實的學者對蔡英文及其所屬的政黨,乃至特朗普即將統領的國家都有正確的認識,而且還運用唯物辯證法去分析問題。
  因為美國有「沒有一個偉大的敵人,便沒有偉大的美國」這樣的一句格言,所以美國著名的戰略問題專家湯馬斯·巴尼特(Tomas P. Barnett)在他的《五角大樓的新地圖——21世紀的戰爭與和平》(The Pentagon's New Map: War and Peace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書中寫道,在克林頓的第二任期間,他在五角大樓辦公室的一面牆上發現了這樣一則廣告:「招聘敵人啟事//成熟的北美超級大國尋求敵意的合作者以進行軍備競賽、第三世界衝突和一般性對抗。候選者必須足夠威?,以說服國會滿足軍事需要。具備核戰能力者優先;但如果擁有重要生化武器資源,非核候選人也可考慮。請將求職信並艦艇和空軍中隊照片寄至://美利堅合眾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五角大樓//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
  這一則幽默既有趣又貼實地反映出美國在泠戰結束後患上「敵人缺乏症」,藝術地表現了美國在全球「尋敵」的急迫性。正因為美國是一個沒有敵人就不能發展的國家,正因為美國是一個沒有偉大的敵人就不能偉大的國家,中國就被世界「冠軍國家」——美利堅合眾國鎖定為「假想敵」,並在「敵人」的崗位上「大躍進」,進而為美國的偉大發揮作用。而過了三十多年的「大躍進」的中國,果然躍升為一個足夠威脅美國的「准冠軍國家」。
  奧巴馬政府所有的亞太政策就是以遏制中國崛起為最終目的。尤其是「亞太再平衡戰略」更是要在「新三線」上給中國施加綜合壓力。雖然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是以失敗而告終,而政治素人特朗普上台以後,必然要受「屁股決定腦袋」這條定律支配的。所以作為「冠軍國家」的美國和「准冠軍國家」的矛盾衝突是無法避免的。
  面對「虎落山步」的特朗普當局,中國已經有「同歸於盡」的能力,這是中美共同生存與發展的保證。筆者認為,蔡英文過境美國,特朗普不會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