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廣場」天地廣闊

  即將返菲之際,忽接小駱編輯盛情邀請,要筆者為紀念《世界廣場》創刊二十周年寫篇文章。
  寫什麼呢?電話響起,是菲華孝道學會泉州分會常務副秘書長林章社打來的,他將代表分會帶團訪菲。他說,他多次在網上看到「大廣場」,發表的文章不限於菲華作者,有海峽兩岸的,作者面廣,體裁也不分,豐富多釆。他要筆者在「大廣場」上談些有關菲、中孝道文化的交流。
  像這樣關心「大廣場」的不僅林章社一人。在故鄉泉州,已形成「大廣場」的一群讀者,還有一群作者。
  每星期一、三、五,多少泉州人在讀「廣場」呀,讀完還相互交流意見。有的還特地跑到宣傳部門去看《世界日報》,還有的千叮萬囑,要旅菲的朋友一定要帶回《世界日報》那份有「廣場」的報紙。
  「廣場」,已成為故鄉人一份珍貴的精神食糧。故鄉人祝賀「廣場」創刊二十周年!
  二十年,雖說在時間的長河裡只不過是一朵小小的浪花,但作為一個副刊,一個文學副刊,堅持二十年之久實在不易。在菲華作家協會的一次座談會上,一位副會長就說,某個刊物算是高質量的,也才辦了八期。筆者執編的《菲華文學》雜志,轟轟烈烈過,辦了幾年,現在也停刊了(多麼盼望有人接手)。
  「大廣場」不同於一般的新聞時事副刊。她的最大特色是文學味濃厚,藝術性強,富有文學色彩可讀性強,因而也就給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有位讀者曾對筆者說:我是衝著「廣場」來訂報的。
  故鄉人稱道:「大廣場」是個廣闊的天地,菲、中新老作者可以自由馳騁;廣大讀者可以從中看到菲、中人民的友好交誼。千島之國的風光,大陸的開放風釆,盡現在「廣場」上。
  一個刊物的成功,脫離不了「讀者、作者、編者」三結合的努力付出。
  二十年的日日夜夜,二十年的風風雨雨,一個字一個字地閱過,一個標點一個標點地過去,二十年,容易嗎?
  一個地區一個國家,要想培養一支強壯的創作隊伍,沒有創作陣地便是空談。菲華文壇的「強項」是散文。「大廣場」也正是散文創作的廣闊天地。承前啟後、繼往開來,「大廣場」必定能為菲華老作家發揚光大,扶掖更多更好的散文作家。
  值此「世界廣場」二十華誕之際,筆者不由地想起了幾位「廣場」老作者,不忘他們當年筆者初登菲島時的殷切教誨。「廣場」能有今天,有著他們壘石砌基的點點汗水和心血。他們有的過早地仙逝了,有的出洋頤養天年去了,有的因不便擱筆了……但他們的名字永遠銘刻在讀者心中,「廣場」永遠記住他們!